在傢上學聯盟欲建理想教育試驗田

在傢上學聯盟欲建理想教育試驗田

在傢上學聯盟欲建理想教育試驗田

www.thecaptial.com.hk

田志明和孩子們一起在南京玄武湖進行課外活動。圖/受訪者提供 當代“私塾”聯手之困在選擇在傢上學的孩子越來越多的背景下,正有一部分傢長,不滿足於獨自在傢上學的封閉與孤立,將孩子集合起來,共建理想教育的實驗田。然而,這種聯盟能堅持多久?模式可否復制?是否會不可避免地向小型學校轉變?一切仍是問號在南京,2歲女兒的爸爸田志明,帶領著4個持有共同教育理念的傢庭開啟瞭“魔法學校”,以實踐他理想中的傢庭互助教育同盟。在石傢莊,一位6年級男孩的媽媽耿彥紅,在網上發帖征集同伴,構想著一所文化課與戶外體驗課並重的“秋山學堂”。在北京,還有一位子揚爸爸,創建瞭以“自主學習、自我成長”為核心理念的新式小學蒲公英學苑。在北京、上海、廣東、雲南、浙江等地,不讓孩子進入傳統公立學校的“在傢上學”教育個案在十餘年來不斷出現,一些傢長從不滿足於傳統教育體制的刻板和單調,漸漸轉向不滿足於孩子獨自在傢上學的封閉與孤立,因志同道合,他們走到一起,共同尋找體制外教育的聯合,發展出一種新型的在傢上學互助聯盟。然而,這種聯盟能堅持多久?模式可否復制?是否會不可避免地向小型學校轉變?一切仍是問號。 5位傢長的互助實踐男孩TOMMY,拿著一把鋼卷尺走到小明叔叔面前。尺子被拉出來,殼蓋已經松動。“你是要把它拆開看看裡面是什麼嗎?”——一般父母遇到這樣的請求,常常以欠手欠腳、弄壞東西為理由喝止。“我來幫你。不過,你要記得還能把它裝上去。”田志明毫不猶豫地將殼蓋打開,“你猜這裡面是什麼?應該有一個彈簧,一拉就繃緊瞭。那麼,你自己來研究一下。”拆卸東西、玩電腦遊戲、畫T恤衫,這些在傳統公立學校裡不合規矩的請求,在田志明的魔法學校裡都能被滿足。魔法學校目前有5名學生,6歲男孩TOMMY和鬧鬧,13歲女孩清如和悠悠,加上田志明自己的2歲女兒。田志明是學校唯一的專職教師,孩子們親切稱他為“小明叔叔”。他們的課程安排,上午多是語文、英語等文化課的自學與輔導,下午則是小明叔叔組織的各類活動,比如生物觀察與實驗、劇場工作坊、紀錄片討論、計算機與網絡課、陽臺種植、糕點制作等等。最近,孩子們和小明叔叔還在商量著,要將墻壁做成攀巖、二樓改造成酒吧,然後練就“嗖嗖”爬上去的本領。學校成立於2012年5月,剛搬進南京市奧體中心附近的這套小區公寓來。每位媽媽交瞭啟動資金1萬元,共同負擔每月3500的房租及水電費、餐費等生活開銷。另一群雖未參加但關心著學校發展的媽媽們,帶來瞭窗簾、椅子和一些紙筆,還有人主動認捐瞭電飯鍋、古箏和茶具。孩子們自己量瞭房間面積,鋪瞭地毯;四張床板剛剛被安裝完成;彩紙、畫筆散亂在地上,雜亂而有生氣:魔法學校正呈現出它最自然樸素的模樣。除瞭像魔法學校這樣處於發展初期、規模較小的草根互助聯盟外,其他曾被媒體廣泛報道、由傢長合作創建、有一定規模的團體,在北上廣等地還有不少,如蒼山學堂、日日新學堂、六月小學堂、蔬菜超人媽媽共生社區、今日學堂等等。2010年底,徐雪金在義烏創辦“在傢上學聯盟”網站,意在把全國在傢上學的傢庭聯系到一起,交流信息與資源。時至今日,該網站已有7000多名會員,成為聚集體制外教育傢長的高地。據徐雪金推測,目前約有1000個孩子正在實踐在傢上學,到底有多少真正實現聯合且有效運行的教育互助團體,尚沒有統計數字,這些民間小型教育聯盟,孩子由幾人至百人不等,模式基本類似,由一位或幾位父母為核心,吸引一群志同道合者加入。好處顯而易見,孩子能找到同伴,解決社會性發展的問題,教育實力和信心亦同步增強。“如果不是找到小明叔叔,我可能暫時不會讓孩子離開學校,”心疼每天要做6個小時作業的女兒清如,媽媽袁映早已決定為孩子尋找第二條道路。不過,她根本沒有打算自己在傢教孩子,“那會形成一個封閉的系統,可能有自己體察不到的錯誤”。起初,南京在傢上學聯盟QQ群裡有兩位媽媽,打算成立“南京自由成長傢庭教育同盟會”。她們做瞭一份商業計劃書,提出以名師指導、自學提升、演練應試的互助教學模式,外加兒童大學、課外實踐等活動,培養出愛提問、會探索、明事理、愛生活、有夢想的世界公民,並最終形成一個連鎖的傢庭聯盟式學校集團。不少傢長躍躍欲試,計劃幾近成功,卻在最關鍵的學校選址問題上出瞭意外。那兩位主導媽媽,堅持要將學校設在她們居住的那個小區裡。“正是因為在傢上學傢長的稀缺和分散,選址問題才會如此致命”,田志明也被邀請參與這個教育同盟會的籌辦。在他看來,中國傢長們還缺乏尊重他人的氣度與議事的民主素養,最後眾口難調、無法決斷。第一個計劃流產後,袁映又陸續接觸瞭兩撥團隊。其中一撥信仰基督,堅持英語要通過《聖經》來學習;另一撥強調古文讀經,可以暫時不理解意義,但一定要背誦朗讀。一來二去,南京在傢上學的傢長們漸漸分化成不同群體,魔法學校是真正付諸實踐的第一個。田志明是理工科碩士,創作過劇場作品,信奉將學習融入生活與遊戲、呵護兒童好奇心的教育理念。袁映與他在“南京在傢上學聯盟”的QQ群裡相識,理念接近,交情漸篤。他們之間並非沒有分歧(如有的孩子依然在上課外補習班,田志明並不贊同),好在人數還少,合作的基礎也很紮實:袁映和其他傢長都特別認同小明叔叔尊重、陪伴孩子的態度。田志明的工資是每月3000元,由4位媽媽共同支付。這個並不昂貴的價錢是田志明自己開出的,計算的是最基本的生活需要,“其實是幾位媽媽在資助我,做我喜歡做的事情。”他寫下《傢庭互助教育同盟宣言》,擬訂《關於議事方式的探討》;他還將實踐內容記錄下來、將課程錄像放到網上。田志明希望形成一個可供復制的辦學模式,供南京之外的更多城市傢長參考。 專業還是草根盡管剛“開張”不久,但魔法學校很快遇到瞭那些聯盟先驅們遇到的問題:是固守現有人數緩慢發展,還是擴大招生惠及更多?從可持續性上考慮,田志明和媽媽們都希望吸引更多的孩子加入。如今的4個孩子年齡差距大且兩兩做伴,隻要有一個孩子離開,同齡的另外一個便很可能同樣離開。“所以,這其實是一個非常不穩固的結構”,TOMMY媽媽說。此外,多招學生也能帶來分攤成本的實際好處。然而,另一方面,孩子的增加將帶來工作量的增加,僅靠傢長的力量必然無法完成全部工作。事實上,這種在傢上學聯盟雖然最初都以傢長互助為合作基礎,但能夠真正付諸實踐的都少之又少。比如,田志明在去年年底發佈《傢庭互助教育實踐方案(1.0版)》時,便提出“原則上所有參與互助教育傢庭的傢長都有責任共同實施互助教育”,但事實上,幾乎所有的教學活動都由他獨立組織,真正能幫助他共同教育的媽媽並不多——在學校創辦之初隻有兩個學生時,他覺得自己簡直就像是一位貴族傢庭教師。魔法學校的運行模式,也因此不完全貼合田志明的想象。然而如果要招聘專業教師或專職人員,後果則很可能是,傢長們本來期待的陪伴式教育不可避免地向小型學校轉變。隨著規模越大、專業教師越多、規范和體制化越強,傢長互助色彩不可避免地被減弱。這將背離他們的初衷。魔法學校暫時還不用考慮這個問題,而另一傢教育機構“海之傢”為這種轉型付出的代價是,三位創辦傢長之中的兩位退出瞭團隊。“海之傢”成立於2008年底,最初是由三個媽媽組建的互助教育聯盟,一開始叫海口巴學園。她們的孩子都在兩歲左右,這讓早期巴學園更像托幼班。直到2009年9月,“海之傢”才開始吸收更多傢庭成員,孩子的年齡也擴大到5歲。隨後,招聘專業教師,啟用新活動室,人數最多時,有20個孩子每天到這裡活動。這裡一度是其樂融融。有爸爸會拳法,給孩子上武術課;有爸爸向孩子展示,椰子應該怎麼砍、怎麼吃;教室裡的紫色小石子、做南瓜燈工具,都是父母們從外地捎回來的;如果遇上更換海沙、紮竹籬笆這樣的大型勞動,米米媽便在網上發出英雄召募帖。海之傢有義工制度,要求每個傢庭每學期至少保證10個小時的義務勞動和服務時間。然而,三位媽媽的友誼和義氣很穩固,決策與行動卻很艱難,對於未來,也沒有達成共同目標。比如,海之傢請國外專傢來作講座,不少還沒有加入學園聯盟的傢庭報名,並填寫瞭調查表。然而,對這些傢長的跟進調查和反饋工作,沒有明確到哪個媽媽身上。當另一位熱心傢長馬馨想撿起這項任務時,卻發現連調查表在哪裡都不知道瞭,“就像三個和尚沒水吃的故事那樣”。因為要上小學的孩子離開,學園一度隻剩下七八個孩子,接著又連續出瞭幾次不算太大的磕碰事故。最終,兩位媽媽決定退出。海之傢是早教中心還是幼兒園?不久前,有人這樣問堅持下來的米米媽。米米媽回答,海之傢既不是早教中心也不是幼兒園。“是的,從前是個園,現在是個傢。”在北京,還有一傢嚴格控制教學規模的自助型聯盟學校。學校由十多位傢長共同建立,沒有校長,傢長們將其稱為新式教育實驗班,一些基礎的事務性工作,如日常管理、招生、采購食物、博客發佈、財物管理均由傢長們志願分擔。實驗班將規模嚴格控制在20人左右,核心教育部分,全部由傢長共同考核同意的退休高級教師、師范生等專業教育人士完成。有傢長希望實驗班增開初中部,管理層卻相當謹慎。“師資、場地,在一切沒有完全準備好之前,不可能進行,”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學生傢長說。因為擔心曝光後有傢長要求入學而班級暫時沒有能力容納,實驗班婉言謝絕瞭《中國新聞周刊》的探訪要求。在北京,另一傢蒲公英學苑同樣謝絕采訪。它們尚處於發展初期,不希望引起過多關註。草根還是專業,是一個兩難選擇。前者較為昂貴,但易於保持特色;後者能引發規模效應,降低成本。如何保持合適的學生規模與增長速度,這些互助傢長們不得不小心翼翼地實踐著。辦學資質問題,也是懸在這些在傢上學聯盟頭上的一把達摩克利斯劍。孩子們無法獲得學籍,或是將學籍掛靠在不那麼搶手的公立學校,國傢也沒有對“在傢上學”現象做出專門解釋,孩子們如何獲得各個級別的學歷證書,或者如何申請上大學,都是一條曲折而隱晦的道路。 互助的觀念障礙能將孩子帶離傳統公立教育的傢長們,多半自信而有勇氣,被認為是“有兩把刷子的”。於是,一千個傢長心中,就有一千種難以兼容的教育模式:夏山、蒙氏、瑟谷、華德福、種籽、讀經這些來自國內外的不同教育理念本身各有異同,再經過各位傢長的吸納和解釋,要形成一個能取得基本共識的教育理念之難,也是私傢教育聯盟的難題。有人說要培養天才,有人說別讀成書呆子;有人希望制訂詳細規劃,有人推崇自然隨性;有人想讓孩子讀《孝經》,有人視為糟粕;有人希望孩子不要接觸電腦,也有人樂見孩子緊跟科技潮流總之,“除瞭格外關註教育而對傳統學校教育不滿之外,傢長們幾乎找不到其他共同點”,田志明深有感觸——這也是草根聯盟尚能維系而一旦擴大規模便分崩離析的重要原因。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北京傢長說,他的孩子所參加的自助教育聯盟,如今特別強調老師的作用,他也認為傢長應該在教學方面退後,“傢長的聲音過多,對教學是一種傷害”。新式教育實驗班的創立傢長們也擬定瞭《傢長公約》,提出傢長共處的若幹準則。第一條便是“互助”(每一位傢長都有義務為實驗班的發展出力);“信任、尊重”(為學習中心的管理者和老師)、“風險共擔”(教育實驗及相關可能產生的風險)。此外,還有“對事不對人”“不傳謠信謠”“不品評人品”等細致內容。這些條款隱約可以顯現,實驗班的創立傢長們經歷瞭怎樣艱難痛苦的磨合過程。然而,還是有越來越多的傢長,在謀劃著這種方式的可能性。來自石傢莊的媽媽耿彥紅,最近正在籌劃著在農村老傢建立一所“秋山學堂”,小院已經租好瞭。耿彥紅認識不少在傢上學的孩子,有的精於繪畫,有的特長英語,還有的專攻木工等,確有大大超過同齡人的獨特之處;然而,在性格、情感和觀念上,又因為接觸的人有限,而顯得有些單薄。苦於找不到同伴,耿彥紅仍在觀望,遲遲下不瞭將孩子帶出學校的決心。“就我目前的觀察來看,總體來說,真正在傢的孩子性情比較平和,比較會玩,玩得有內容、有創意、專註力強。”從去年開始,北京回龍觀小區的豬豬媽開始組織集體活動。工作日去參觀博物館、周末郊外遊學,曾吸引瞭社區七八位在傢上學的孩子。然而漸漸地,傢長們之間鬧矛盾瞭。起因都是小事。比如,兩個大孩子玩得更投機,拒絕小孩子加入。小孩子跟著,努力融入,幾個孩子就這樣喊叫著,追追跑跑。不料,一旁圍觀的媽媽上前阻止:“這對她不好,有心靈傷害啊。”接著,拉著孩子便離開瞭。一個13歲男孩的媽媽,帶著孩子參加兩次活動後退出,理由是,別讓年齡小的孩子,影響瞭自己孩子的智力。課業時間太緊張,玩得沒什麼智力因素,甚至出遊太累,眾多理之下,她組織的集體活動,參加人數越來越少。最後,豬豬媽幹脆放棄。她發現,身邊這些在傢上學的年齡較大的孩子,基本上都去過學校,隻是因為不適應,或是受瞭委屈才決定休學在傢的。此時,如果傢長們過於介入、過度保護,無非是將孩子從一個溫室轉移到另一個更加嚴密的溫室裡,傢庭互助又怎麼可能實現呢?“我們仍舊習慣於用好孩子、聽話守規矩懂禮貌的標準來要求其他的孩子,”豬豬媽感慨說,“盡管在傢上學瞭,但還是和學校老師沒有什麼不同”。對於在傢上學教育聯合的前景,實踐者對此態度不一。有人不抱任何期待,有人靜觀其變,還有人稱它為終將燎原的星火。或許,人的因素才是實現在傢上學聯盟的最大障礙。 (中國新聞周刊)

Tags:
the capital,
首都廣場,
尖沙咀首都廣場
whatsapp marketing,
wechat marketing,
seo,
e marketing,
SEO,
SEO,
web design,
網頁設計,
SEO,
SEO,
SEO,
SEO,
Whatsapp Marketing,
TVC,
Wechat Marketing,
Wechat Promotion,
web design,
網頁設計,
whatsapp marketing,
wechat marketing,
seo,
e marketing,

網頁設計提供seo, e marketing, web design by zoapcon.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Event Management, SEO, web design, 網頁設計, Wechat Marketing, wechat marketing, 香港醫生資料網, 香港媽媽網, seo, Annual Dinner, 網上電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