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醫大血案嫌犯傢屬講述六次求醫細節

哈醫大血案嫌犯傢屬講述六次求醫細節

哈醫大血案嫌犯傢屬講述六次求醫細節

www.gccomhk.com

哈醫大一院血案嫌犯傢屬 “還原”兩年六次求醫細節“當時我和我爺爺來哈醫大看病。我感覺大夫好像是在麻煩我。之後感覺腦袋一熱,就把大夫給殺瞭。”哈醫大一院“3 23”血案發生一周之際,還有2個月才滿18歲的嫌犯李某南這麼解釋為什麼要刺殺醫生。3月23日下午,黑龍江哈爾濱醫科大學附屬第一醫院,發生一起患者在醫院內刀捅醫生的惡性傷害事件,造成醫生王浩死亡、三人重傷。李某南昨日接受新華社采訪時回憶,其此次就醫是為瞭打“類克”(一種治療藥劑名稱)。醫生說他有肺結核不能打,要求他先去胸科醫院做檢查。他將胸科醫院檢查結果拿回來給醫生看後,醫生覺得不行,不收他入院。“當時我非常生氣,我和爺爺大老遠來的,他們不理我,我挺恨大夫的。”李某南說,醫生不瞭解他的辛苦,自己一時沖動犯下大錯,“我不應該濫殺無辜。” 此前,哈爾濱市副市長、市公安局局長任銳忱曾稱,此次案件並非醫患糾紛,公安部門已將此案定性為偶發的治療案件,兇手屬於“激情殺人”。是因誤解激情殺人還是真心不滿要發泄?李某南多次治病均由爺爺李祿陪著。從李祿對早報記者的描述中,或許可以看到李某南行兇的真正動因。哈醫大一院門診部。嫌犯李某南的爺爺和叔叔在自己房前。 早報記者 李雲芳 (微博) 圖“我對醫生肯定有誤解,但他們也不全對吧?”李某南在哈爾濱市南崗區看守所接受采訪時說,醫生確實給他解釋瞭不能打“類克”的原因。“但前兩個月我就在這兒治療,當時大夫給我開瞭兩個月的治肺結核的口服藥,吃完藥再來,結果這次來又不行瞭。”他說,醫生不瞭解他的辛苦。“發病的時候我非常痛苦,腿部、膝蓋和胯骨都特別疼、腫,行動不便。”李某南說,他傢離哈爾濱挺遠,傢裡條件也很困難,爺爺還患有胃癌,一次次做檢查加上人生地不熟等等因素,讓他和爺爺都非常辛苦。據警方披露的信息,除3月23日行兇前在哈醫大一院就診這次,李某南還曾於2011年4月到哈醫大一院風濕免疫科住院治療強直性脊柱炎。而早報記者從李某南爺爺李祿口中得知,李某南曾六次去哈醫大一院治病。從就醫到刺人,62歲的李祿是李某南人生軌跡轉變的見證人。2010年9月 打完針“病情更重瞭”2010年9月,李某南腿疼,李祿第一次帶孫子到哈醫大一院就醫。李祿回憶說,當時掛的是骨外科,由副主任醫師祁全接診。片子拍完後,祁全認為可能與風濕有關。李祿隨後花25元掛瞭風濕免疫科的專傢號,“專傢號費貴,普診隻要5元,掛瞭號,風濕免疫科主任張志毅連瞅一眼都沒瞅,說跟風濕沒關系,該上哪兒上哪兒。”李祿又折回骨科,祁全認為李某南有雙腿滑膜炎,然後決定打封閉針,“打的啥藥記不清,在哈爾濱打瞭1針,後來回傢打瞭6針。”但李祿認為,打完瞭封閉針,病情不但沒好轉,好像更嚴重瞭。昨天,早報記者在哈醫大一院門診處找到瞭祁全。祁醫生說,“在門診一天要接診50個病人。”對李某南已沒有任何印象。他檢索瞭系統裡的記錄,沒有找到李某南的門診記錄及住院記錄。祁全說,新門診數據軟件是2011年下半年才使用的。2011年4月 醫生責怪李某南“看錯科”2011年4月,李祿爺孫倆第二次來到哈醫大一院,又住入骨外科,這次被診斷為強直性脊柱炎。由於強直性脊柱炎歸屬於風濕免疫科,李祿便拿著病歷又找到風濕免疫科主任張志毅。李祿回憶說,張志毅這回看瞭片子,說李某南是強直性脊柱炎,還反問為啥住骨科。“我不住骨科住啥,我來找你,你瞅都不瞅一眼,就說跟風濕沒關系。完瞭又說為什麼住骨科。沒有他那麼武斷的!”李某南在風濕免疫科又重新檢查瞭一次,最終被確診為強直性脊柱炎。李祿說,醫生推薦兩種藥,一種是誼賽普,一種是類克。使用誼賽普整個療程需要2.3萬元,而類克需要3.9萬元。李祿征求瞭傢裡意見後,決定註射類克。“一次打兩支,一支6240元,效果好。”風濕免疫科住院醫師張娟則表示,因為原來使用的藥效果不明顯,於是推薦使用瞭誼賽普和類克。這兩種藥價格不一樣,誼賽普單價便宜,但使用頻率高,類克單價貴,但使用頻率低,“有時候整個下來類克還便宜些”。2011年5月10日 李某南入院突患肺結核去年5月10日,為打第二針類克,爺孫倆第三次到哈醫大一院。但李某南住院後就高燒,“高燒到41℃,燒瞭8天,確診是結核性胸膜炎,就是有肺結核。”李祿說。隨後,李某南轉回到呼倫貝爾市第二人民醫院(也稱呼倫貝爾市結核病防治院)進行肺結核治療。因為該院所在地為紮蘭屯,當地人更習慣叫這所醫院為紮蘭屯醫院。李祿說,李某南這次在紮蘭屯醫院住瞭2個月,大約從5月中旬到7月中旬,“醫院認為過瞭傳染期瞭,但強直性脊柱炎嚴重瞭,(李某南)走路都費勁。”李祿再次聯系瞭哈醫大一院的副主任醫師梅軼芳,梅軼芳讓他來哈醫大一院。2011年7月 治肺結核期間情緒異常2011年7月中下旬,爺孫倆第四次來到哈醫大一院,“從紮蘭屯直接到哈爾濱,風濕免疫科住院醫師張娟接待的,說必須找梅老師。”李祿說,梅軼芳當時不在醫院,於是在電話中告訴他,回傢再吃3個月口服藥(治療強直性脊柱炎),再治療肺結核。李祿說,自己當時就想不通,“去瞭又讓回去。”但早報記者向張娟求證此事時,她隻記得去年三四月份接待過李某南,當時是從其他科室轉院過來的,並註射瞭類克。從哈醫大一院出來後,李祿爺孫倆又回到瞭紮蘭屯醫院繼續治療肺結核,這次住院又住瞭2個多月。“在醫院用瞭20多天異煙肼,但成天一站就傻笑。” 紮蘭屯醫院後來通知他們,不能再用異煙肼瞭。這次住院,李某南變得有些異常,經常一個人傻笑,不時還會突然激動。一次李某南對爺爺說,不打工瞭,要再上學。李祿當時滿口應允下來, “然後(李某南)就在走廊裡,大叫‘又能上學瞭’,不正常。”李祿說,還有一次,李某南接到傢裡電話說父親減刑瞭,“五更半夜激動得在醫院走廊裡叫。”紮蘭屯醫院建議開藥回傢治療,李祿也擔心李某南鬧騰影響其他病人,隻好同意。醫院每次開20天的藥物,並要李某南隔20天就去復檢一下。去年9月末10月初,李祿再次和哈醫大一院聯系。他說,梅軼芳答復他稱還不行,結核還得治療。2011年12月 結核病沒好 風濕病加重到去年12月初,因為強直性脊柱炎嚴重,爺孫倆第五次來到哈醫大一院。“這次是鄭一寧接待的,在醫院拍瞭片子,醫生認為李某南結核還沒好。”李祿表示,還特意拿瞭片子給哈爾濱胸科醫院看。這次用藥就用到2012年3月份,爺孫倆覺得這次結核治好瞭,但強直性脊柱炎卻越來越嚴重,李祿說,“拍片子(顯示),膝蓋頭磨薄瞭,骨頭要壞死。”2012年3月23日上午 不讓進診室“臉色變瞭”2012年3月,爺孫倆第六次來哈醫大一院住院治療。他們這次似乎抱著很大的希望。李祿傢所在的保豐滿居委會分管該片區的董麗新說,3月22日早上在大楊樹東火車站碰到李祿,李祿高興地說,孫子這次去哈爾濱有希望看,打5針(類克)就行。李祿也告訴早報記者, “治脊柱炎,我就信著哈醫大一院的類克。”爺孫倆乘火車,於3月22日晚上出發,次日早上8點多到瞭哈爾濱,然後直接坐瞭公交車來到哈醫大一院。兩人直接找到鄭一寧。李祿說,鄭一寧和一個瘦高個男大夫說,還得去哈爾濱市胸科醫院檢查一下。爺孫倆趕到哈爾濱市胸科醫院拍瞭片子,返回哈醫大一院時還不到12點。但鄭一寧告訴李祿,說他沒有拿胸科醫院的門診手冊。李祿讓李某南自己去胸科醫院取門診手冊,自己則去調李某南此前病歷,並幫助一位住院親戚辦瞭點事情,然後回到賓館休息。李祿所住旅館的登記信息顯示,李祿爺孫倆於當天14點03分入住。大概15點30分許,李某南拿回瞭胸科醫院的門診手冊,回到賓館。爺孫倆又去瞭風濕免疫科。因為梅軼芳不在,鄭一寧就領著爺孫倆找到副主任醫師趙彥萍,“鄭一寧說帶我進去,不讓某南進。這個環節看出某南不滿意,臉色和原先不一樣。”李祿告訴早報記者。據李祿介紹,趙彥萍先看瞭胸科醫院的片子,說結核確實沒好,但在不治療脊柱炎的情況下,吃不吃口服藥無所謂。要我們休息3個月,再來治療脊柱炎。我們主張打類克,她說結核還未痊愈,打類克確實不行。李祿說,自己出來後,將情況告訴瞭李某南,他也沒什麼異常,兩人就直接回瞭旅店休息。沒料想,就在李祿休息期間,悲劇發生瞭。為瞭印證李祿所講的李某南在哈醫大一院就診情況,早報記者去找哈醫大一院風濕免疫科的張志毅及趙彥萍,但被告知外出,而梅軼芳則出國未歸。2012年3月23日下午 李某南行兇後自殘李祿說,23日下午從哈醫大一院出來後,自己和孫子就回到瞭旅館。但旅館老板娘告訴早報記者,隻看到李祿一個人回來,沒看見李某南。據李祿介紹,忙碌瞭一天,加之小旅館很暖和,他回到賓館後提醒李某南餓瞭可以喝傢裡帶來的袋裝奶,然後就睡瞭過去。16點到17點之間,旅館老板娘正在旅館門口的電腦上悶頭玩遊戲,突然看到李某南走瞭進來。“脖子、手上在流血,順著腳步滴瞭一溜過去。”老板娘以為李某南與人打架瞭,問李某南話,他也不開口,隻是快步走到所住的房間。老板娘聽到李某南在裡面說,“我把醫生給捅瞭,我也不想活瞭。”這句話是李某南對著被開門聲驚醒的李祿說的。看他渾身是血,脖子上還在流血,李祿扯衛生紙還有床單給李某南擦瞭擦,隨後又帶著他去急診室包紮,“鄭一寧正好也在包紮,看見就嗷嗷叫,挺激動的。”李祿說,醫生紛紛跑出,就剩下他們爺孫倆在裡面,“我就說,殺人也好,放火也好,總要搶救吧,後來一個男的回來給他包紮瞭。”過瞭一會,負責哈醫大一院片區的哈爾濱市公安局南崗分局郵政派出所的民警趕到,將李祿隔離。郵政派出所民警何全軍向早報記者講述瞭抓捕李某南的經過。他說,接到報警後隨即出動兩輛警車10餘名警察。在哈醫大一院的門診室,何全軍看到一個1.7米左右、身材瘦弱、看著有些營養不良的青年癱坐在醫床上,背靠墻,左邊是醫生給他包紮,右邊一老人在給他脫衣服。何全軍走過去詢問,青年說自己行兇瞭,於是將其控制。何全軍回憶,李某南很虛弱,但回答問題都很平靜,也沒有太多恐懼。郵政派出所副所長苗岐亮說,李某南脖子上的傷是其自殘時捅傷的,而手上的傷口應是其行兇時,折疊刀刃折回時割傷瞭自己。目前,李某南因涉嫌故意殺人罪被刑拘。對於李某南是否存在精神問題,負責處理此案的南崗公安分局刑警大隊大案中隊中隊長王海龍表示,犯罪嫌疑人表達清楚,傢屬也沒有反映他有其他疾病。一位民警也透露,審訊時李某南“問什麼答什麼,邏輯性很強”。嫌犯父母離異 其父被判死緩李某南出事前正在讀的書。◎嫌犯李某南據李某南傢人介紹,李某南1994年5月出生,出生10個月後,父母離婚,“他爸主動提出離婚,隻要瞭兒子,其他什麼都不要。”李某南三四歲時,父親又因為傷害罪、搶劫罪在河北被判處死緩。“那個時候他爸說自己不想活瞭,孩子是他活的唯一希望。”此後李某南一直和爺爺奶奶相依為命。李某南的爺爺李祿住在內蒙古呼倫貝爾市鄂倫春旗大楊樹鎮的一座低矮平房內。李祿有兩個兒子一個女兒,大兒子入獄多年,女兒已經成傢。隻有二兒子夫妻和自己住在一起,但是平時基本在外打工。李祿夫妻平時就帶著李某南,及某南叔叔、姑姑的女兒一起生活。李某南讀書時成績並不好,讀到初一便輟學,“他自己不想念瞭,在傢呆瞭一兩年後,經常腿疼。”李祿說,當時看醫生,醫生也沒找出病因,判斷說大概因為生長發育。2009年到2010年間,李某南在北京打過兩次工,但總共不到10個月,“想為傢裡減輕負擔,這孩子很小心,而且知道他爸爸(在獄裡)要用錢。”打工期間,李某南的腿仍舊很疼,在北京的一所醫院簡單看瞭下,沒能確診,就返回瞭老傢。此後便開始瞭漫長的看病過程。李祿原是大興煤礦的工人,七年前就已退休,目前每月退休金1300元左右。李祿自己身體也不好, 2009年7月做瞭一次胃癌手術,為此借的錢還沒還清。當地居委會於2008年給李某南辦瞭低保,每月有100多元的補貼。據李祿介紹,給李某南治病一共花瞭六七萬元,去年一年光為看病路費、旅店費就花瞭一萬多元。因為參加瞭城鎮居民醫療保險,報銷瞭2.2萬元,大楊樹鎮伍豐滿社區主任劉彩傑說,低保戶大病報銷這項還給李某南報銷瞭4000元。李某南的叔叔李春明說,李某南不是那種從小就很壞的孩子。“他從來沒和小孩打過架過,吵架都沒有”。對於死傷者傢庭,他說如果有能力願意賠償,“如他們同意,我打工去,不要工錢,工錢都給他們。”他也特別表示瞭對於王浩之死的歉意。不過李某南的傢人也坦承,李某南比較內向,“不愛出去玩,來瞭人也不怎麼會說話。”但孩子不是壞孩子,至今仍不敢相信這種事怎麼會發生在某南身上。李某南傢人還提到瞭李某南的異常情況。奶奶說,某南平時總傻笑,“問他‘你笑啥’,他說‘沒有沒有’”。去年10月份,李某南父親從監獄裡來電話,說快出來瞭,“他就跑出去大喊,說‘我爸快回來瞭’。” 還是奶奶出去把他給追瞭回來。李某南的父親明年四五月份就要刑滿釋放,爺爺和叔叔一直擔心,“到時候他(李某南的父親)出來知道這事,再惹事端。”(東方早報)

Tags:
event,
event company,
event management company hong kong,
event management hong kong,
events in hong kong,
pr firm,
public relations company,
public relations hong kong,
公司網址,
公司網站,
公司廣告,
公關工作,
公關公司,
公關公司香港,
公關廣告,
公關顧問公司,
香港公關,
香港公關公司,
印刷設計公司,
品牌公關,
活動公關公司,
戶外廣告公司,
平面廣告設計公司,
香港設計公司,
香港網站設計公司,
香港廣告公司,
香港廣告設計,
香港廣告業,
商業廣告設計,
設計印刷公司,
設計廣告,
網上廣告公司,
網站公司,
廣告公關公司,
廣告公司,
廣告公關,
網站設計公司,
廣告代理,
廣告印刷公司,
廣告設計公司,
whatsapp marketing,
wechat marketing,
seo,
e marketing,
SEO,
SEO,
web design,
網頁設計,
SEO,
SEO,
SEO,
SEO,
Whatsapp Marketing,
TVC,
Wechat Marketing,
Wechat Promotion,
web design,
網頁設計,
whatsapp marketing,
wechat marketing,
seo,
e marketing,

網頁設計提供seo, e marketing, web design by zoapcon.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Event Management, SEO, web design, 網頁設計, Wechat Marketing, wechat marketing, 香港醫生資料網, 香港媽媽網, seo, Annual Dinner, 網上電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