笢_觳粗鏍捼脤ㄩ砑珨珗惟蜓疪_芺嬪噫

中國問題彩民調查:夢想一夜暴富陷賭徒困境

中國問題彩民調查:夢想一夜暴富陷賭徒困境

www.prototype.com.hk

沒有什麼比一夜暴富更撩撥人心。國傢發行公益彩票,目的是為瞭促進社會福利事業與體育事業的發展,不過,不可否認,支撐這個產業的基點正是人們的博弈心理。據統計,我國有彩民2億,其中問題彩民高達700萬。令人遺憾的是,無論彩民本身還是彩票發行與管理機構都沒有對此引起足夠重視。為更好地瞭解彩民尤其是“問題彩民”的消費心理,《新民周刊》記者在上海一些投註站進行瞭蹲點。記者發現,中國的彩民多是固定的群體,他們多是低收入者,年紀多在30至40歲,普遍呈現輕度賭博心態。《彩票管理條例》規定彩票銷售場所應按要求,統一張貼警示標語,彩票發行機構、彩票銷售機構、彩票代銷者不得進行誤導性宣傳。然而這些投註站內幾乎見不到警示標語,取而代之的是走勢圖與財神像。彩票的公益性幾乎無人提及,“2元中500萬元”的宣傳口號對這些渴望改變命運的彩民而言有著巨大的誘惑力。購買彩票其實就是為瞭賭一把運氣。而他們的非理性行為直接決定瞭投註站的收入,因此老板並不予以積極引導,甚至還會煽動他們的賭徒心理。何謂“問題彩民”?沒有什麼比一夜暴富更具傳奇色彩、更撩撥人心。美國人早有體會,他們說要中得彩票頭等大獎,必須借助上帝的幫助。在中國,福彩、體彩最近接連開出瞭“史上巨獎”,6月27日晚,繼福彩開出雙色球5.7億元大獎後,體彩超級大樂透又開出瞭50註一等獎,總獎金高達2.56億元,這同樣刷新瞭體彩最高獎金紀錄。福彩、體彩的大獎紀錄近年來不斷被刷新,幾乎每一次都伴隨著巨大的爭議,不過,總是因為得不到及時、有效的回應,爭議就像獎池內的彩金一樣一輪輪累積。7月5日,就在人們還在猜測2.56億元體彩大獎的得主是何身份時,一對年輕的夫婦從蘇州趕到位於南京的江蘇省體彩中心兌獎大廳,他們正是巨獎的得主,與歷次相同,兌獎的過程總是事後由福彩、體彩中心對媒體轉述,根據體彩中心工作人員的介紹。這對夫妻領獎時僅戴著一副墨鏡,表情很是淡定,他們主動提出捐贈500萬元給希望工程。我們時常從新聞中看到美國大獎得主坦然站在鏡頭前,不過,在中國這對夫妻能戴著墨鏡出場已經算是很高調瞭,就在去年的同日同期體彩大樂透開獎中,重慶彩民攬下大樂透1.77億元巨獎,那一次,彩民戴著孫悟空的面具出現在當地的體彩中心。按照規定,蘇州這對夫妻捐贈的500萬元不需要納稅,因此年輕的夫妻最終實際到手獎金接近2億元,至於日後打算,也是標準答案“忙事業,做慈善”。江蘇省體彩中心提供瞭領獎照片,不過意料之中,得主面孔被巨獎支票遮擋。這對夫妻當初投註的昆山北門路1352號05556體彩站點自然成為矚目的焦點,大紅的喜報張貼在門口。這幾乎成為一個慣例,每開大獎,投註站總是會被人圍得水泄不通,為瞭圖個吉利、沾沾喜氣,很多彩民慕名而來,甚至連前來采訪的媒體記者都忍不住買上幾註。營業額直線攀升,投註站的老板們自然是樂得合不攏嘴,不過,中大獎畢竟是小概率的事情,以雙色球為例,有專傢計算概率是1772萬分之一,這比一個人一生中遭遇兩次雷劈的概率還要小兩倍。從1987年發行第一張福利彩票至今,中國的彩票事業已經走過瞭25個年頭,彩票從業人員接近110萬人,發行量近年來也一直保持著近20%的年增長速度,2009年彩票發行1300多億元,2010年是1600多億元,2011年增幅接近30%,達到2200多億元,短短三年,彩票發行規模幾乎翻瞭一番,而2012年的勢頭更是迅猛,河南財經學院彩票研究所所長馮百鳴接受《新民周刊》采訪時估計,年末可能接近2800億元。國傢發行公益彩票,目的是為瞭促進社會福利事業與體育事業的發展,不過,不可否認,支撐這個產業的基點正是人們的博弈心理。世界彩票協會章程開篇第一句話就說:“人類對於博彩的喜愛歷史幾乎與人類自身的歷史一樣長。”中國的彩民有多少?即便彩票發行與管理機構也沒有作出統計,北京師范大學中國彩票事業研究中心今年3月發佈數據:2億,其中“問題彩民”高達700萬人,重度“問題彩民”43萬人。因為調查方法的問題,這些數據在學界存在爭議,不過,“問題彩民”確是一個客觀存在的現象。這是一個怎樣的群體,他們陷入瞭怎樣的“賭徒困境”?所謂“問題彩民”,就是指心理上呈現病態的彩民。這類彩民往往呈現出一種對彩票在精神上成癮的癥狀,進而演變成生理問題。因個體化差異和自控力的強弱,出現這類問題的彩民有輕有重,嚴重者經濟上會產生困難,生活上會產生很多問題,甚至有可能影響到傢庭,甚至走向犯罪。近年來因沉溺彩票,陷入“賭徒困境”,挪用公款購買彩票,甚至心態扭曲殺人的“問題彩民”案例屢見報端。最為嚴重的是中國農行邯鄲分行庫管員盜取金庫現金5100萬元購買彩票,最終被判處死刑,以及2008年,一名打工青年刺死浙江體育彩票管理中心辦公室主任。今年5月31日下午3點多,山東省鄆城縣一男子因沉溺彩票,三個月賠瞭11萬元,竟在銀行門口手持一把幹粉滅火槍,身上綁著“二踢腳”劫持人質,以求死刑解脫。這個典型的重度“問題彩民”今年23歲,2011年花2元錢買瞭一註彩票中瞭1萬元,從此入迷,不想三個月就賠進去瞭11萬餘元。在這次劫持人質事件前,他還曾服安眠藥、開煤氣自殺,但都被發現救下。妻子因此離他而去,於是再次催生瞭他輕生的念頭,幸運的是,經過民警的勸解,他最終舉手投降,釋放瞭人質。同樣在今年5月,大連金州一名32歲的女性“問題彩民”賣房追號最終導致離婚,這名女子結婚7年,孩子已經6歲,一年前開始接觸彩票,逐漸迷上瞭3D,起初投資少,傢人沒在意,後來就開始走進迷途,每次玩都是10倍、50倍地投。今年4月下旬,為瞭追冷號,她居然把名下一套30平方米的小房子賣掉瞭,導致婚姻破裂。面對哭泣的孩子,這名女性“問題彩民”還勸孩子跟爸爸走,說她中十幾萬元之後就會和丈夫復婚,再去看孩子。可惜不到一個月,賣房子錢就全花在彩票上,面對人去財空,追悔莫及。隨著中國彩票事業的發展,以及各類彩票品種的增多,彩民也呈大幅上升趨勢,這在一定程度上來說是一件利國利民的好事,但各種“問題彩民”必然也會隨之增多。令人遺憾的是,無論彩民本身還是彩票發行與管理機構都沒有對此引起足夠重視。已於2009年7月1日正式實施的《彩票管理條例》和2012年3月1日正式實施《彩票管理條例實施細則》並沒有將“問題彩民”納入規范之列。在買與不買間掙紮程建林是上海一位普通的企業工會幹部,在眾多的彩民中可謂“資深”,他從上個世紀90年代開始就涉足彩票,至今已經有10多個年頭,雖然曾經中過幾次幾百元的小獎,但是20年來還是一直孜孜不倦追逐心目中的百萬大獎。上世紀90年代,中國的彩票事業剛剛起步,程建林和幾位工友出於好奇,每人拿出幾元錢,到單位附近的一個投註站買上幾註。但是每一次開獎,他的彩票開獎號碼總是與中獎擦肩而過。他不甘心,為瞭從中獎號碼中找出“規律”,他找來一塊黑板,密密麻麻寫滿各種數字,並畫上一道道曲線,猶如股票的走勢圖,隨後根據得出的數字在第二天下註,但是這個方法並不靈驗,為此,程建林又和同伴們走運氣路線:用撲克牌的方法進行抽簽。他們將撲克牌中的A到10作為獎球上的數字,隨後一個人將牌面合上,從中一張張進行抽取,然後按照數字的順序進行下註。程建林傢庭經濟狀況並不是很寬裕,每個月的工資獎金都要如數上繳給妻子,隨後由妻子發幾百元零用錢給他。這幾百元除瞭抽煙和午飯錢還要買彩票,日子因此過得十分緊張,為此程建林經常從自己的牙縫裡省出一點錢。吃午飯,程建林省瞭又省,據他自己說,每頓午飯不會超過4元錢。同事們對他的這種做法不理解,有一次,一位同事開玩笑說:你這樣橫算豎算,能算出什麼時候中上大獎。程建林隻好無奈地搖頭:哎!天不助我!記得在2000年初,程建林從報紙看到有位彩民獲得數百萬元的大獎,這讓他更加堅定瞭自己的信心,他從以前的隔日買,變為天天買,每一次下註從幾元到幾十元不等,從36選6買到天天彩,從福利彩票買到體育彩票,從雙色球買到大樂透,反正隻要是彩票,程建林都曾經買過。用他的話說,每次買彩票雖然不是很多,但是10多年來少說也花瞭數萬元。不過程建林很糾結,他說自己仿佛與中獎沒有任何關系,最高一次中獎也不過隻有500元,回頭看看人傢中大獎的,心裡簡直就是“羨慕嫉妒恨”。在接受采訪時,他拿出幾張已經有些微微泛黃的紙說,這些就是前幾年買彩票制作的走勢圖。上面所標的數字均為已經開出的中獎號碼。談到這些年買瞭那麼多彩票,中獎的幾率有多大,程建林有些沉默瞭,看看墻上的掛鐘發呆。在眾多的彩民中,像程建林那樣對彩票情有獨鐘的還有住在上海曹楊新村的劉先生,他向記者介紹瞭10多年來自己的彩票人生。他原來是一名國企工人,上個世紀末,因單位倒閉下崗,閑來無事的他在自己的傢門口看到一個彩票投註站,出於好奇,花瞭10元錢買瞭5註福利彩票,想不到當天晚上開獎,劉先生竟然中一個小獎。見自己有如此好的運氣,幾天後,他又把中獎得到的錢,買瞭10註福利彩票,但是這一次沒有那麼好的運氣瞭。劉先生心想,反正這些錢都是中獎而來,即使全部“輸掉”也無所謂,從那天起,隻要遇到彩票開獎的日子,他必定會去投註,但是每一次都是失望而歸。劉先生並不罷休,為瞭吸取失敗的教訓,他幾乎每天下午都要去投註站,聽聽其他彩民的經驗,回到傢中後,他找來幾張紙,裁剪成一張張小紙片,上面寫著1到35的阿拉伯數字,隨後折疊起來放進一個盒子,然後用抓鬮的方法,抓出六個數字,最後根據這六個數字,到彩票投註站進行投註。他告訴記者,自己的運氣並不差,他始終相信一句話,隻要堅持就能有希望曙光。也許是這句話的作用,10多年來買彩票成瞭他生活的主題。每天,在他的腦子裡,隻有一串串數字。有一回,凌晨2點多鐘,劉先生做瞭一個夢,在夢境中出現瞭一連串的數字,他被夢驚醒後,立即披衣起床,打開臺燈取出筆和紙,使勁地回憶夢中的那串數字,妻子見到丈夫像著魔般的樣子,有些生氣,勸他別為瞭彩票中瞭邪。劉先生絲毫不理會,他仍舊拿著筆在燈下苦苦地回憶……這天下午他照例來到投註站,把夢中出現的6個數字,填上瞭自選單。到瞭晚上開獎時,劉先生滿懷期望,心都提到瞭嗓門眼,然而夢中的數字壓根就與當天開獎的號碼扯不上一點關聯。“心裡那個失落啊!”劉先生說,他其實也想過放棄,但是欲罷不能,因為每次動搖時,他都會擔心“守瞭這麼多年,萬一我這一次不買,恰恰就中瞭大獎呢?”焦慮的不僅僅是劉先生,妻子眼看著他的狀態也很焦急,已經考慮求助心理醫生。窮人翻身靠中獎?在調查中,記者發現經常光顧彩票投註站的大都是收入偏低的人群,在這部分人群中,以35歲到65歲的男性居多,他們中間流行著這樣一句話:“窮人翻身靠中獎。”浦東靈巖南路的邱先生也是一位有10多年彩齡的彩民,傢裡經濟條件不是很好,他總夢想著自己有朝一日能咸魚翻生,但是苦於自己能力不強,他認為唯一能讓自己有出頭的機會就是買彩票,多年來,隻要口袋裡有錢,就會買上幾註。有邱先生那樣想法的彩民不在少數,記者在上海徐匯區長橋地區采訪時,幾位彩民告訴記者,這裡的居民,大都是原來市中心棚戶區動遷而來的,經濟條件並不是很好,而且還有為數不少的低保戶。他們買彩票的目的就是中大獎能翻身。因此這裡的彩票賣得很紅火,短短幾百米的距離就有四傢彩票投註站。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彩民告訴記者:每周三買超級大樂透是自己必修的功課。每一次下註都是花252元打9倍。記者問他有沒有中過獎。他苦笑:小獎有過,大獎沒有。記者再問他:如果一旦中瞭大獎,你有什麼想法?他十分坦率地告訴記者;買房和改善生活。他說,眼下房價那麼高,自己沒有多大經濟實力給兒子買房,因此每月從自己的收入中拿出一千元到彩票投註站買彩票,說不定就會撞上大運。他似乎對自己遲早會中獎很篤定,因為他認為自己是技術派:我每次買彩票並不是盲目地隨機購買,而是通過反復演算之後才下註。“那麼這樣的演算方法靈不靈?”記者反問,他顯然很失落:“反正大多數時候是失手的。”在炎熱夏夜裡,這裡的幾個彩票投註站生意也開始忙碌起來。一位體育彩票投註站的工作人員告訴記者:到這裡購買彩票的彩民大都是附近一些居民,而且大都是一些老面孔,他們一般投註不會很多,一般都在幾十元左右,但是每期必買。說到這些彩民,他坦言:“有的彩民像中瞭魔,將夢想寄托在彩票上實在不靠譜。”這名工作人員告訴記者,這裡的彩民多是自選號,彩民們有些反復推算,還有些用自己的幸運號碼,甚至用電話號碼、手機號碼等等,“每個人都覺得彩票有規律,有什麼規律可研究?其實就是概率!”閔行區龍吳路一個彩票投註站的工作人員告訴記者,他們站曾經有個彩民用守號的方式獲得瞭一個200萬元的大獎,這個彩民把傢中一個平時使用的號碼作為彩票中獎號,每一期都是用同樣的號碼進行投註,大概一年的時間終於如願以償。用這樣守號的方式下註的彩民還有很多,不過獲得大獎的畢竟鳳毛麟角。傢住閘北區的洪先生雖然彩齡也有10餘年,購買彩票從單註買到復式,但是卻總與中獎無緣。他曾經有一次一次投入2000多元,僅僅收獲幾個5元錢的小獎。盡管是屢戰屢敗,但是他依然還是堅持每周購買雙色球。他說,自己的居住環境不是很好,總想自己有一天中瞭大獎,能買套大房子。窟窿越補越大記者采訪的這些上海彩民迷上彩票的原因有多種,除瞭上述想改善經濟條件外,還有的是因為欠債,但最終卻患上彩票焦慮癥。居住在上海市虹梅南路平陽新村附近的胡先生今年40歲左右,原本是一個印刷廠的小老板,曾經熱衷於賭球,由於賭球,不僅輸掉瞭自己的傢產,還欠上別人一大筆債務。面對債主的不斷催債,他萌發瞭買彩票中大獎的想法,為此他成瞭彩票投註站的常客。每天下午,他就會準時出現在錦江樂園附近的一個彩票投註站。7月5日下午,記者設法找到瞭他,他告訴記者:“買彩票中獎還債,雖然有些不合實際,但是也沒有辦法。眼下還欠別人20多萬,這些錢總得要還啊。”“還債不見得隻有買彩票中獎這一條路,你有沒有想過用其他辦法?”記者有些疑惑,胡先生卻說:“做生意要本錢,打工賺錢不知道哪一天還清這些債務,想來想去,隻有買彩票,因為買彩票成本最低,一次隻要幾十元。如果哪一天運氣好,中個幾百萬元的獎不是沒有可能。”“那你一個月買彩票累計花去多少錢?有沒有中過獎?”記者追問。胡先生對於這個問題並不回避,他從口袋裡掏出一支香煙,眼神裡透出焦慮:“很難說,有時候打一註就是兩三百元,有時候買幾註才十多元,一般每個月花在這上面大概在千把元左右。昨天我花一百多元打瞭幾註大樂透,今天看看開獎號碼,結果一註都沒中,哎……又打瞭一次水漂……”胡先生告訴記者,每一次開獎前,他都是十分緊張,頭上冒汗,心跳過快。在一張小小的彩票背後,像胡先生一樣每次彩票開獎過程中都產生焦慮緊張情緒的並不為少數。小於是一位來自安徽的菜販,在徐匯區梅隴地區從事賣菜有好多年瞭,兩年前,他瞞著妻子在外賭錢,結果欠瞭別人一筆債。為瞭早日還債,小於也迷上瞭彩票,妻子見他每次玩上幾元錢,也沒有做過多的幹涉。然而,隨著債主討債越來越頻繁,小於也心急如焚起來,為此他從單註2元漸漸地玩上瞭復式,每次打上一註就是幾百元。但是投入的增加並沒有給他帶來好運,一次次與中獎無緣,窟窿也開始越玩越大,妻子終於忍不住瞭,對小於這種盲目博彩的行為表示不滿。“老婆都跟我鬧離婚瞭!”小於苦惱地說。不博不精彩?記者發現一些彩民沉迷彩票並非出於經濟壓力,而是一種賭癮,在他們看來彩票如同人生,不博不精彩。在黃浦區小東門附近的一個彩票投註點,每天早上9點剛過,就有幾個資深彩民圍坐在一起,討論昨天晚上開獎的結果,他們每個手上都有一支筆和幾張紙,他們一邊討論,一邊在紙上寫寫畫畫。附近的居民說,這些人是這裡的常客,他們幾年如一日,無論春夏秋冬,還是刮風下雨,他們總會準時出現在這個彩票投註點。無獨有偶,在徐匯長橋地區幾個彩票投註站附近,也是每天有幾個彩民圍坐在一起,手中也拿著筆和紙,對彩票進行深入淺出的研究。一位住在附近小區裡的彩民告訴記者,他們都是一些退休工人以及協保人員,平時沒有什麼事情,就每天坐在這裡研究彩票的走勢。記者以一名討教者的身份與他們聊瞭起來。一名自稱自己經常中獎的中年彩民反問記者:“你的數學基礎怎麼樣?”記者回答:“一般吧!”接著他又說:“我們研究彩票都有10多年的歷史,在研究中要運用幾何、統計等數學理論。”“有那樣深奧嗎?”記者不解。那位中年彩民又用不屑的口吻告訴記者;“要瞭解彩票的走勢,首先要懂得數字的排列,比如天天彩中間的三位數字,你首先掌握147、258、369等數字排列的規律。有時候要用平面幾何的方法去進行演算。”接著他又說:“這些是我長期研究彩票的獨門絕技,有一回,我用這樣的方法購買彩票,結果一下中瞭一百多萬元。今天我把基本方法告訴你,你回去自己好好研究。”記者發現,在這些資深彩民中,有些是閑來無事,漸漸地把博彩當做一種刺激與樂趣,有些彩民看到別人中獎,抱著試試看碰運氣的心態,但是隨著投入的增加,這些彩民越來越癡迷彩票。也有一些原本對彩票不感興趣,但是通過媒體的宣傳,逐漸地產生投資念頭。長橋新村有一位陳姓的彩民告訴記者:“幾年前,小區附近出現瞭一個彩票投註站,出於好奇和碰運氣的想法,偶爾打幾註隨機號碼進行下註,後來看到別人用自選方法竟然中獎,回傢後,自己也開始研究著這些變幻莫測的數字,整天腦子裡隻有這些數字。”投註站的衣食父母彩票投註站的站主也是一個特殊的群體,他們的內心並不想看到“問題彩民”的出現,但是現實卻不容他們去同情甚至幹預,因為他們依附於彩民而生存。市口的好壞以及基礎彩民數量,甚至“問題彩民”的多少都決定著投註點的生存狀況。以徐匯區長橋地區為例,在該地區的一條馬路上,在短短的500米方圓的距離上,聚集著四個彩票投註站,在其中的一個投註站上,站主在接受記者的采訪時坦言,如果沒有這些執著的“問題彩民”,投註站的生存就會遇到困難。他說:“我是一名外來務工者,妻子也在本地區打工,夫妻倆還要撫養一個正在上學的孩子,在這裡做彩票生意已經有好幾年瞭,每月必須完成3萬元的銷售指標,也就是說每天必須保證有1000元的銷售額,這樣才能拿到1000多元的底薪,如果在這3萬元的基礎上,每超1萬元,就能多拿200元的獎金,如果連續三個月完成不瞭3萬元的指標,就要受到停機一天的處罰。”他有些失望:“我當然希望彩民投註的金額越大越好,這樣才能保證自己收入。但你別看現在有些彩民對彩票潛心研究,投註的金額其實並不是很大,一般每次在幾十元左右。偶爾才會也有一次投註上千元的。”記者在另一個投註站瞭解到,這個站地理位置相對好一些。站主說,每天隻要保證基礎彩民和流動彩民的基本量,完成月度任務應該問題不大。站主說,他的月收入一般在3000元左右。對於“問題彩民”,他“心懷感激”:“沒有他們,我這個投註站恐怕早就關門歇業瞭。”為瞭招攬客戶,投註站內一般都擺著招財貓、財神像,一些彩民投註前往往都會對著財神像拜拜,“財神保佑,財神保佑。”對“問題彩民”的產生,投註站的老板們也有自己的思考,他們認為除瞭想一夜暴富的心理外,還有發行機構以及媒體過度渲染的原因。在閔行區一個彩票投註站,記者看到一張海報,上面寫著:超級大樂透一等獎獲得者落戶本市虹口。站主說:張貼這樣的海報就是為瞭招攬生意。這樣的宣傳方式讓彩票公益性讓位於博彩性,尤其對奮鬥中的年輕人誤導作用不可小覷,正在上海一傢證券公司工作的張玉林是一名不折不扣的彩迷,他今年才20出頭,卻有10年購買彩票的經歷。他對記者說;10年前當時還在讀中學的時候,就開始買彩票。正是受到瞭這類宣傳的引導。每天他把早飯錢省下來去購買彩票。起初隻是覺得好玩,時間久瞭,逐步地對彩票產生濃厚的興趣,每天放學回傢,功課沒有做完就研究起彩票中的數字排列,有時候對某個開獎數字進行一番冥思苦想,甚至半夜裡還會起床進行推論。最後以至於學習成績急速下滑。看到兒子中邪一般,父母眼睜睜的隻能幹著急。走上工作崗位以後,小張依然每周光顧彩票投註站,投註的金額也比過去增加。體彩、福彩接連開出兩個史上大獎的新聞近來不斷被媒體炒作,投註站的老板這陣子跟張玉林聊天時也跟他開玩笑:堅持買,說不定,下一個幸運兒就是你。張玉林覺得奇跡不是沒有可能:人傢能中億元大獎,我中幾百萬元總有可能吧?中獎者的煩惱因為億元、數百萬元大獎的得主一直保持神秘,記者隻找到一些幾十萬元的中獎彩民,結果發現,中獎者亦有他們的煩惱。原先在上海閔行區一傢大型企業工作的周盈就是其中的一個。兩年前,一次偶然的機會,她在下班的途中,按照推算的號碼買瞭一組彩票。當天晚上開獎後,周盈十分幸運地獲得一個近百萬元的巨獎。消息很快傳到瞭工作單位,在各種道喜聲中,周盈一一請客。然而事情並沒有完結,沒有多久,朋友買房向他開口借錢,這讓周盈左右為難。一天晚上,周盈正在熟睡,感覺有人進門打開她傢放錢的櫥門,這讓周盈嚇得渾身冒汗,猛然從睡夢中驚醒,這時才意識到自己做瞭一個惡夢。此後為瞭擺脫沒完沒瞭的糾纏,周盈不得不離開原先的工作單位,並且重新買房搬離原來居住的地區。此外在吳涇一傢企業工作的林小姐,一次偶然的機會買瞭一組福利彩票,結果中瞭20萬元的獎金。然而,沒完沒瞭的請客接踵而來,這讓她無法忍受。她說,原本想拿到獎金之後,給傢裡添置一些東西,改善一下自己和傢人的生活。但是那些沒有止境的請客,讓人實在無法忍受。如果答應請客,獎金有限。如果不答應,背後立刻就會傳來非議。在不得已的情況下,林小姐選擇瞭離開這傢企業。很多人以為中獎者得獎後多半會將錢用來改善生活,但實際上並非如此,記者采訪時發現,一些彩民雖然偶有一定的收獲,但是他們的目標更高,中的獎金很快又會用來購買彩票。彩民王華幾年來累積中獎2萬多元,但這些錢都被他用來買彩票,他解釋:“我的目標是500萬元,不拿到就誓不罷休。”他話音剛落,站在一旁的投註站老板就反問:等中瞭500萬元,你真會收手?那時候你恐怕心更大,目標就盯著億元大獎瞭!王華不以為然:“我不貪!”“不貪你會盯著500萬元?得瞭吧,這種心態的,我見多瞭!”投註站老板不以為然。 (應采訪對象要求,文中彩民為化名)

Tags:
Rapid Prototyping,
Rapid Prototyping China,
Plastic Tooling,
Plastic Tooling China,
Rapid Prototype,
Rapid Prototype China,
Rapid Tooling,
Rapid Tooling China,
CNC Prototype,
CNC Prototype China,
Functional Prototype,
Functional Prototype China,
Metal Prototype,
Metal Prototype China,
Plastic Prototype,
Plastic Prototype China,
Rapid Manufacturing,
Rapid Manufacturing China,
Low volume production,
Stereolithography,
Stereolithography China,
Vacuum Casting,
Vacuum Casting China,
whatsapp marketing,
wechat marketing,
seo,
e marketing,
SEO,
SEO,
web design,
網頁設計,
SEO,
SEO,
SEO,
SEO,
Whatsapp Marketing,
TVC,
Wechat Marketing,
Wechat Promotion,
web design,
網頁設計,
whatsapp marketing,
wechat marketing,
seo,
e marketing,

網頁設計提供seo, e marketing, web design by zoapcon.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Event Management, SEO, web design, 網頁設計, Wechat Marketing, wechat marketing, 香港醫生資料網, 香港媽媽網, seo, Annual Dinner, 網上電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