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昹杬踢諦堤樓慮_ㄩ掩燊挹屠檣肮_沬

廣西淘金客出加納記:被關押監牢如同煉獄

廣西淘金客出加納記:被關押監牢如同煉獄

www.prototype.com.hk

淘金客們從加納帶回的報紙刊載著清剿新聞(左),上林縣疾控中心裡擁滿瞭人(右)從6月上旬開始,在廣西上林縣疾病預防控制中心,每天來這裡接受體檢的上林淘金客有120人左右,很多人是從非洲回國下瞭飛機就趕到這裡檢查,滿臉疲憊,衣衫臟破。在上林縣人民醫院,這兩天病房內住院的加納歸國淘金客進進出出,每天七八個。他們基本都得的是一種通稱“馬利拉”的非洲熱病,癥狀是渾身出汗、發燒,患者感覺腿像掉進瞭冰窟窿……隨著每天數以百計的中國加納淘金客的陸續回國,今年6月1日前後,加納軍警等武裝人員的清理、清剿中,對中國采金者造成的傷害越發清晰,他們備受折磨的回國之路更是令人唏噓。然而,還有一部分淘金客因為去加納淘金背負瞭“三輩子也還不清”的債務,已經轉戰喀麥隆等其他國傢,拼死一搏,繼續淘金的夢想。他們的還鄉之路,更加漫長而不可預測。被關押監牢如同煉獄雖然軍警對各采金點的中國人的大規模清剿開始於6月1日,但清理和抓捕行動其實從5月中下旬就已經開始瞭。有消息說,5月31日當天,被抓的中國淘金客就達到300多人。5月25日,廣西上林縣明亮鎮洋內莊的吳健忠等5個中國淘金客,就被當地警方和移民局抓捕過。來的人都穿著便衣,這些人出現在他們的采金點時,他們還以為是當地的村民。抓他時,還拿走瞭他的手機和2000塞地(1塞地相當於3元人民幣),雖被關押時間隻有12個小時,卻讓他有瞭煉獄一般的記憶。不到10平方米的房間裡,塞進瞭15個人。除瞭5個中國人,還有10個當地人。房間沒有窗戶,隻在墻壁的最高處開瞭個籃球大小的透氣孔。屋內臭氣熏人。當地人可坐可躺,5個中國人卻隻能在馬桶邊上站著,度秒如年。當地的氣溫白日如火,基本密不透風又塞滿瞭人的鬥室更是悶熱難耐。吳健忠他們個個汗水淋淋,幾欲虛脫暈倒,剛想蹲下喘口氣,就被同監的當地人兇狠的拳腳“制止”。最後,吳健忠花瞭8000塞地(相當於2.4萬元人民幣),才走出監牢。經歷過這次牢獄之災的吳健忠很理解,為什麼大傢不惜舍盡餘財甚至負債也要逃避被抓。他十分清楚,那些在加納監獄中被關上一段時間的中國淘金客,其實都是些經濟上早已兩手空空、連借錢都找不到門路的人,更深知,這些被關押的中國淘金客又是怎樣的生不如死。躲進山吃野果仍被搶初脫牢獄的吳健忠他們,剛回到東垮山上的采金點,他們所雇的當地人就傳來消息:部隊這幾天要來瞭!建議他們“到山裡躲躲”。5個中國淘金客,聞訊帶上塞著日用品、塞地、金砂的行李箱,鉆進山上的可可林。箱中的金砂有2000多克。從5月31日開始一直到6月8日,躲在森林中的他們,每天主要靠野可可和野木薯充饑。偶爾到瞭傍晚,遠遠地看到手持AK47步槍的部隊、警方的人暫時離去,就偷偷地跑回采金點做些吃的。白天的暑熱、夜晚的寒冷、林中蚊蟲的叮咬、暴雨、饑餓的折磨和山中不斷傳來的槍聲以及不斷被搶、被殺的噩耗,把他們折磨得驚魂不定、疲憊不堪。6月8日,他們剛回到可可林,刨出隱藏的行李箱,身邊就鉆出幾個身材高大、手持馬刀的當地村民。村民手挺著兩尺多長、巴掌寬的馬刀,頂著他們的脖子,用英語說:“放下行李!”他們隻能乖乖遵從。第二天晚上8點多,基本上被洗劫一空、驚魂不定、已經在山上待不下去的5個人,扔下挖土機、黃金生產線、生產備件等價值200萬的設備,與其他相鄰兩個采金點的人一行共15人,開著三輛此前被他們隱藏起來的皮卡車,靠著夜色的掩護悄悄趕往離他們最近的城市庫馬西。逃命路屢遭關卡勒索一路之上,到處是村民用樹枝、樹幹設置的路障。雖是夜晚,雖是盡量尋走荒僻小路,從東垮山到庫馬西,三個小時的路程,他們的車隊先後被攔截瞭4次,都是有錢就放行。頭兩次是被當地村民攔截,後兩次是被警察攔截。被村民攔截的兩次,分別給瞭50塞地,也就放行瞭。第一次遇到警察攔截時,一個警察先開口說要2000塞地,他們咬牙認可正準備給,另一個警察橫插一句:“不行,要20000。”他們一下就蒙瞭,因為這時他們所有人身上的錢湊起來都到不瞭20000,大傢算瞭算,全部相加也不過10000塞地。沒錢,就意味著所有人都要被抓去坐牢,面對未知的苦難。怎麼辦?正在大傢茫然無措的時候,警察的警棍已經朝著一個駕車的淘金客掄瞭過來……“去警察局!”警察邊開始拉人邊嚷。“等等,我們打個電話,想想辦法找夠錢。”一個姓韋的老年淘金客突然說。他掏出瞭一部手機,這是15個淘金客中唯一僥幸保留下來的電話。他們先給他們工作的淘金點的土地所有人打去電話,求他幫助,得到的回答是“這事我們管不瞭!”他們又試著給中國住加納大使館打個電話。電話接通,大使館的人員說:“你把電話給那個當地人。”黑人警察接過電話一通交談後,表情很不情願地朝他們揮瞭揮手,意思“放行”。也沒有再收剛才提的“20000塞地”。因為中國大使館的幫助,他們逃過一關,也省下瞭一筆血汗錢。而他們第二次遭遇的警察攔截,被收取的錢財也不算多,隻是每輛車次100塞地。吳健忠和許多已經回國的淘金客都提到,在遭遇當地警方、移民局和部隊的糾纏時,及時與中國大使館、領事館取得聯系,每每都能夠得到幫助,而被抓的人,通常都是沒有想到及時與中國大使館、領事館取得聯系,尋求幫助。很多被洗劫的中國淘金客也發現,在這次加納大規模清理、清剿中國淘金客的過程中,中國淘金客的所有財物都被洗劫一空,唯獨手機隨時給你留著,警察還催著中國淘金客與外界聯系,找外面的老板、親戚、朋友、鄉親,花錢來“撈人”,由此收得更多的保釋金。“撈人”的價格已基本上約定俗成,為每人5000-10000塞地。據說,在下山的路途中,被劫損失最多的是一個上林縣明亮鎮的淘金客,一次被劫3萬多克黃金。等機票賓館裡度日如年在城市庫馬西,他們住在一傢上林人開的賓館,就叫“上林賓館”,十幾個人住在一個兩人標間,打地鋪睡。因為上林縣明亮鎮的人給當地警察做翻譯,能找當地警察經常來這傢賓館維護治安,吳健忠他們住在這裡還比較安全,不會被抓。但是與他們相鄰的另一傢中國人開的賓館——中華賓館就沒有那麼幸運瞭。警察和移民局的人要經常到那裡去搜查、抓人。還有暴徒到那裡去公開搶劫。在庫馬西,吳健忠他們隻剩10000塞地,就忍痛便宜地將他們所開的那輛尼桑牌皮卡車賣掉瞭,以備隨後的食宿以及回國路費等各項開銷。而在半年多前他們購進這輛車,是花瞭80000塞地。在他們將藏在車內、歷險帶出的600克黃金賣給一個印度黃金商人時,他勸他們:“別幹瞭,你們死的人太多,太慘瞭!”那個印度商人給他們看手機存的幾張照片,照片中一個中國人的頭被霰彈槍從正上面完全打爛,已看不出眼睛、鼻子。照片是約一個月前這個印度商人幫中國人火化、安葬時拍下的。吳健忠知道,死者是他們上林明亮鎮的老鄉,他死在當地劫匪的搶劫中。他負責收藏保護他們那個采金點的黃金,死前他沒有向劫匪說出他為大傢保護的4000克黃金的埋藏處……在加納首都阿克拉,吳健忠他們同樣住在一傢中國人開的小賓館裡,同樣是十幾個人住一間房,睡地鋪,同樣沒有安全感。在樓下吃瞭飯,就馬上回到樓上的房間裡躲起來。不敢出門,不敢從樓上的窗戶往外看,生怕被外面的警察和移民局的人發現抓走。他們在苦苦等待已經預訂多日的回國機票。因為要回國的人多,機票緊俏,價格也水漲船高。你出2300塞地,很快就會有人出到2500塞地……機場外光天化日被劫6月13日,好不容易拿到歸國機票的吳健忠他們,終於有些如釋重負地早早就來到阿克拉機場。排隊要過安檢時,一個讓他們憤怒而又無奈的場面出現瞭:早早到來已經排隊等待多時的他們這些中國人,全不讓進;剛到連隊都沒排的美國人、英國人等歐美人,被先通過安檢、登機,然後是當地人……隨後,機場的工作人員,不屑地對規規矩矩排在後面的中國淘金客一揮手:“今天沒座瞭,你們回去吧!下次再來。”而他們的機票是有固定日期的,過時就要作廢。最後,在中國大使館的幫助協調下,他們終於能夠登上歸國航班時,已是兩天以後。歷盡艱險,好不容易到達加納首都阿克拉機場的中國淘金客,誤以為就安全、放心瞭,其實不然。6月3日,在加納首都阿克拉機場外,光天化日之下,7個中國淘金客又遭遇幾個當地人的搶劫,身上所有值錢的東西都被洗劫一空,隻給留下瞭個人護照。向當地警方報警,警察說:“我們正在巡邏,沒法過去。”過安檢最後一道搜刮吳健忠說,在機場裡,移民局的人給機票蓋章,會管你要錢,10塊、8塊給點就行。不給,就讓你在邊上站上一段時間。而機場安檢的過程對於中國淘金客來說,無異於離開加納前最後一次也是最貨真價實的一次“洗”劫。安檢時,工作人員對歐美模樣的人隻是隨便摸摸拍拍就抬手放過,對中國人卻是全身裡外全部搜遍,包括鞋襪,搜到錢款,一分不留,直接裝入自己的兜裡。其他值錢的東西也全部扣留。所以,近期從加納歸國的淘金客基本都是兩手空空。在經歷瞭如此徹底的“洗”劫後,當吳健忠乘坐的航班最終降落廣州時,他身上還是殘留下瞭幾十塞地和一張百元的美鈔,錢是被他縫在瞭褲襠拉鏈旁的夾層處。這也是吳健忠從2012年8月前往加納,到2013年6月15日登機回國的近一年時間辛勤付出所帶回的僅有成果。算上加納之行前他所帶去的20多萬合股資金,他基本是血本無歸。為瞭這幾十塞地和這張百元美鈔,他一路之上甚至到瞭廣州飛機降落時,胳膊、手都還在緊張得哆嗦不停。吳健忠想方設法保留下這點塞地和美鈔,既是為瞭應對到廣州後回廣西上林老傢的路上所需,更是為瞭給他那段銘心刻骨的經歷留下一點記憶。終還鄉手空空債壓身相比之下,在所有等待歸國的上林淘金客中,吳健忠還算是幸運的。在他歸國後的第二天,他的上林老鄉還從加納打來電話,哭著告訴他“沒錢瞭”,不知道下一步怎麼辦。他的這個老鄉的護照,在5月30日的清剿時被燒瞭,正在補辦,就是有瞭護照,沒處掙錢買機票,依然回不瞭國。其實,吳健忠又比他那個同鄉好瞭多少?一趟加納苦旅損失的20多萬資金中,有貸款,有向親戚、朋友的借款,他被迫歸國後,還債的壓力和一系列的問題也隨之而來。他的孩子遠在南寧借讀初中,每年的贊助費就過萬元。妻子陪孩子落腳南寧,每月的打工收入隻有1500元。當時他借錢去加納投資淘金,妻子就不太同意,現在的結果讓妻子感覺無法承受。如果不能馬上解決“錢”的問題,別說未來還賬,眼前孩子就要重回上林讀書,他們的傢庭恐怕都會遇到危機。回國前,還曾有一個上林縣巷賢鎮的老板問他:“願不願意跟我上山再幹一把,我一個月給你10000元,外加5%的提成。”吳健忠一度有些動心,瞬間決定放棄,他反問那個老板:“如果還沒挖出黃金,就被抓瞭怎麼辦?”老板無語。這個老板在加納部隊、警方大規模清剿淘金客前後腳,剛發現的一處淘金點,第一天的黃金產量就達到960克,這個行裡稱為“爆溜”,就是絕對爆出黃金的富礦,老板因此不甘心就這樣放棄,想冒險一搏。為還債準備轉戰他國其實,現在還留在加納的中國淘金客中,想冒險一搏,甚至拼死一搏者還多有存在。因為很多人沒錢回國,或為償還來加納欠下的巨額債務——如果就這麼空手而回,欠下的債務“三輩子也還不清”。“也許今後可能去非洲其他國傢繼續淘金,比如喀麥隆。”他說。事實上,很多上林人已經開始奔赴或計劃奔赴與加納相鄰的喀麥隆、津巴佈韋、利比裡亞、加蓬、剛果等非洲國傢。“那裡的環境相對要好一些,也有金子,而且是直接與當地政府打交道、拿地,不用經過地主再被‘扒’一道。”上林縣西燕鎮覃浪村的韋先生說。據已經身在喀麥隆的上林淘金客稱,當地一個生產線、一個井,一天的產量也能達到二三百克以上,雖平均不如加納單位產量高,但產量也還是可觀,有利可圖。在那些缺少法制、崇尚叢林法則的地方,這些尋夢非洲的上林淘金客,歸國之路將被拉得更加漫長,結果真能如他們所願嗎?文並攝影/本報記者 奚宇鳴(北京青年報)

Tags:
Rapid Prototyping,
Rapid Prototyping China,
Plastic Tooling,
Plastic Tooling China,
Rapid Prototype,
Rapid Prototype China,
Rapid Tooling,
Rapid Tooling China,
CNC Prototype,
CNC Prototype China,
Functional Prototype,
Functional Prototype China,
Metal Prototype,
Metal Prototype China,
Plastic Prototype,
Plastic Prototype China,
Rapid Manufacturing,
Rapid Manufacturing China,
Low volume production,
Stereolithography,
Stereolithography China,
Vacuum Casting,
Vacuum Casting China,
whatsapp marketing,
wechat marketing,
seo,
e marketing,
SEO,
SEO,
web design,
網頁設計,
SEO,
SEO,
SEO,
SEO,
Whatsapp Marketing,
TVC,
Wechat Marketing,
Wechat Promotion,
web design,
網頁設計,
whatsapp marketing,
wechat marketing,
seo,
e marketing,

網頁設計提供seo, e marketing, web design by zoapcon.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Event Management, SEO, web design, 網頁設計, Wechat Marketing, wechat marketing, 香港醫生資料網, 香港媽媽網, seo, Annual Dinner, 網上電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