扶貧老兵陳開枝:“我要去百色一百次”

扶貧老兵陳開枝:“我要去百色一百次”

扶貧老兵陳開枝:“我要去百色一百次”

www.thecaptial.com.hk

在扶貧工作中我們必須發揚廣東精神,隻有深入踐行“厚於德、誠於信、敏於行”的廣東精神,才能夠在扶貧工作中使百色的經濟、政治、文化協調發展,盡快脫掉百色貧困這頂帽子。——陳開枝在廣州市對口幫扶下,百色山區群眾正在修建水櫃。廣州扶貧者向貧困學生贈學習用品。廣州援建的百色職業學校,拓寬瞭當地年輕人的就業門路。到今年4月,陳開枝已經去瞭80次廣西百色瞭。而在2005年陳開枝從領導崗位退下來時,田東縣步兵鎮黨委書記王秀斌跟縣裡的扶貧幹部嘀咕“他老人傢可能不會再來瞭”。但令他沒想到的是,幾年時間他又來瞭30次。如果為瞭名利,世紀之交時陳開枝就不必那麼頻繁地行走於百色大山間。1998年他就被國務院評為全國“扶貧狀元”;2002年時任國傢副總理的溫傢寶親自指示中宣部對陳開枝先進事跡進行宣傳報道,人民日報發表長篇通訊《一個共產黨員的“百姓情節”》;2004年11月,陳開枝被國務院授予“全國東西扶貧協作工作先進個人”稱號。但15年來,他一如既往,先後80次帶領廣州幹部走遍百色12個縣,為群眾排憂解難,為發展百色牽線搭橋,“輸血”與“造血”相結合,改革傳統扶貧機制,積極開展扶貧協作,並取得瞭可喜成果。“如果我不堅持,任何一次都可退出,那麼我對不起(百色)人民、更對不起培育我的黨和政府、也對不起我陪同小平同志的12天!”“十二五”期間,廣東新一輪對口幫扶又將展開……百色迎來“廣東親人”艱苦的百色畫面深深地留在瞭陳開枝腦海裡,他仿佛感覺自己就是一個百色人,下決心要為老區做一番實事4月25日,中國扶貧基金會副會長、廣州市政協原主席陳開枝率同一批企業董事長來到百色開展扶貧考察活動。這是72歲的陳開枝第80次來到百色扶貧。和每次去百色一樣,他們到瞭機場立即轉去百色最偏遠的地區,這次他們來到龍邦邊關新村、舊州村,實地考察扶貧項目。陳開枝每一次來百色都不會空手,在這次考察活動中,陳開枝牽線的相關企業紛紛貢獻力量。15年來,他已經動員瞭數不清的企業傢捐資百色,這樣讓他的後半生與慈善事業緊密結合在一起,改變源於1996年的一個越洋電話。當年11月20日,時任廣州市市委常委、常務副市長的陳開枝正在日本招商引資。廣州市政府領導打電話說,當時的省市領導即將前往廣西商談對口協作幫扶工作,這項工作是一個“硬骨頭”,希望陳開枝能承擔這個任務。陳開枝立即答應瞭,並隨後直接從日本趕到瞭百色。1996年的百色是全國18個連片貧困地區之一,12個縣中有10個列為國傢級貧困縣,2個為自治區級貧困縣,百色357萬人中有80萬人沒水喝,60萬人是絕對貧困,3萬多名兒童失學。時任百色地委書記劉咸嶽對陳開枝說,不用記那麼多數字,隻要記兩句話就知道百色的貧困狀況瞭:一是住房八面來風(茅草房四處進風漏雨),二是生活“四個不上”:不上學(沒錢讀書),不上桌(沒東西吃)、不上床(沒被子蓋)、不上廁(沒有廁所)。“我們還發現好些地方沒有電,沒有路,更沒有報紙,甚至閉塞得連時空概念都沒有瞭。有一個小孩子父親去世好多年瞭,他都說是昨天死的,因為他隻有昨天、今天、明天的概念。”陳開枝在接受南方日報記者采訪時說。陳開枝說,有一次他們在山口停下來休息,遇到一個當地人,他們問距離村子還有多遠時,當地人回答竟然是還有“兩喊路”。大山裡的人們沒有空間概念,一喊路就是山這邊大聲喊一下,直到那邊聽不到為止的距離。就這麼兩喊路,陳開枝的汽車整整開瞭45分鐘。見到當地群眾艱難的生活,陳開枝的眼睛濕潤瞭。這些艱苦的畫面深深地留在瞭陳開枝的腦海裡,這一刻這個雲浮出來的農傢孩子仿佛感覺自己就是一個百色人,他下定決心要為百色做一番實事。80次百色扶貧之路扶貧不是一種恩賜,更不是一種救濟,一定要找對路子,扶真貧、真扶貧,隻是從名利出發是做不來扶貧工作的說瞭就要兌現。隨後兩年,陳開枝跑遍瞭百色,1998年,他離開廣州市政府的工作崗位,任市政協主席,很多人都認為陳開枝不會再去百色瞭,沒想到陳開枝正式開展新工作的第二個月就又去瞭百色。在2005年,陳開枝退休瞭,也有人認為他不會再去百色瞭,結果當年春節陳開枝又是在百色度過的。對口幫扶百色的15年中,陳開枝有10個春節都是在百色度過的。“北有紅旗渠,南有弄福路”。廣西凌雲縣下申鄉的這條路也深深影響瞭陳開枝的扶貧之路。弄福路是彩架村通往弄福、坪山、閣樓村的村級公路,全長36公裡,其中新修26公裡。1999年8月份開工的,次年元月結束。僅4個月就打通瞭這段被人們稱作“鬼門關”的地方。弄福路的施工也得到瞭廣州的援助,陳開枝在工地上安營紮寨瞭好幾個晚上。“以每公裡3萬元的造價承包到個人,科級幹部每人負責500米以上,處級幹部每人1000米以上,市縣領導每人負責一條公路,每公裡3萬元可能在其他地方連給修公路工人買礦泉水都不夠,這充分體現瞭老區人民自力更生的精神。”記者在百色采訪時專門走瞭一趟弄福路。蜿蜒盤旋的公路就像一條龍一樣鉆洞子、繞彎子,並時而遊走在山澗,時而騰雲駕霧在雲端。可見當年修建弄福路時人們克服的巨大困難。弄福村的村民陳伯明(音)告訴記者:“原來要走兩三天路,現在隻需要幾十分鐘就可以搞定。”而如今的弄福路已經成為凌雲縣的旅遊景點,還被確定為“艱苦奮鬥教育基地”。“百色人為瞭脫貧艱苦奮鬥,我們一定要找對路子,扶真貧、真扶貧。沒個韌性,隻是從名利出發是做不來扶貧工作的,隻有去百色掉過眼淚才能做出成績。扶貧不是一種恩賜更不是一種救濟,要真心實意地幫助人民群眾才能做好扶貧工作。”陳開枝說。異地安置再造鄉鎮廣東省、廣州市每年對口幫扶財政資金1000萬元,百色市共建整村推進示范村51個,直接受益群眾達4萬多人百色扶貧辦主任乃尚權告訴記者,百色的貧困人口中,有10萬-15萬人口是生活在缺乏基本生活條件(無水、無土地)的地方。161個行政村中36個是石漠化山區,無法耕種,34個是半石山區。1997年至2003年廣東省、廣州市對口幫扶百色異地安置工程大力推進,投入資金1.5億元。百色市先後建立田東縣江山、田林縣潞城、六隆等8個移民安置場,搬遷瞭8500戶43000名貧困農民,並劃撥土地供異地安置農民耕種,使異地安置有瞭保障。“廣東的異地安置工程,可以說為我們重新再造瞭一個鄉鎮。”乃商權說。7月上旬,記者走訪瞭田林縣這個名叫六隆的扶貧異地安置區。該安置區是廣州幫扶百色建設的6個異地安置點中規模最大的一個,安置瞭田林、那坡等7個縣石山區貧困戶。田東移民村村民梁春天一傢聽到記者一提起陳開枝,就舉起大拇指大聲地說“廣東親人”。1997年,他們從田東縣作登瑤族鄉三山弄村搬遷到六隆異地安置。沒有安置前,他傢裡生活十分困難,每逢年關,他們一傢老小不得不出去打工掙“過年錢”。搬來後,他傢分得瞭60畝山地,他種瞭八渡筍、玉米等糧食。異地安置第二年,就獲得瞭大豐收,同時傢裡還養瞭幾頭豬,過年再也不用發愁。“他是四萬移民新生活的典型代表。廣東、廣州市剛開始幫扶百色建六隆時,沒有一條路通向外界。但如今的六隆種有20萬畝八渡筍,為移民們創造巨大經濟利益。”陳開枝說。廣州市協作辦對口支援處副處長劉裕華回憶,當年搞異地安置時,一些瑤族同胞還老是想著要回去,心不是很穩。但是現在他們發現我們是真為他們著想。這些人都發財瞭,有的還在城裡買瞭房子。村民向啟社老傢位於從凌雲縣邏樓鎮大洞村,村莊位於天坑下,住在石頭房裡,吃水、交通都是天大的難題。幾年前,在廣州市的幫扶下,他被異地安置到沙裡鄉浪伏綜合茶場,每月收入2000多,兩個孩子因此上瞭大學,改變瞭命運。百色市2005年開始實施整村推進項目,其中廣東省、廣州市每年對口幫扶財政資金1000萬元,到2010年廣東省、廣州市對口幫扶整村推進項目資金超過5000萬元。百色市共建整村推進示范村51個,直接受益群眾達4萬多人。一個孩子都不能失學扶貧歸根結底是要抓好教育扶貧,解決好孩子們念書的問題。教育是改變貧困的根本措施,一個孩子都不能失學!“很多在百色紮根的幹部向我訴苦,說他們的青春奉獻給瞭這片紅土地,但是孩子都沒有書讀!”陳開枝回憶,當時的百色地區僅有1所高中,上學成為瞭老大難問題。陳開枝認為,扶貧歸根結底是要抓好教育扶貧,解決好孩子們念書的問題。“我是一個地道的山溝裡的窮娃子,正是有瞭黨和政府的幫助我不僅上瞭大學還做瞭公務員,教育是改變貧困的根本措施,一個孩子都不能失學!。”在陳開枝搭橋牽線下,全國政協委員、香港祈福國際房地產投資有限公司董事長彭磷基先生捐贈2000多萬元巨資,援建瞭百色祈福高級中學。祈福高中於2000年2月20日舉行奠基破土動工,當年9月建成並首期招生。近年來祈福高中不僅高考各項指標年年排名前列,而且學校規模也得到瞭擴大,在校人數由建校初1000多人增加到瞭現在的4000多人。值得註意的是,百色祈福高中有90%是壯族等少數民族,有40%是傢庭貧困學生。12年來,百色祈福高中先後有4000多位貧困學生得到廣州親人的資助,沒有一位學生因貧因而失學。目前祈福高中已發展成為自治區級示范性普通高中,成為廣州幫扶百色教育事業發展的一面旗幟。自1997年以來,廣州市及社會各界人士共捐資1.5億元,興建希望中小學和培訓中心院校(基地)245所,總建築面積達25萬平方米。這些學校惠及百色市12個縣(區)80多個鄉(鎮),解決瞭8萬多名少年兒童入學難的問題。廣州市及社會各界人士捐款捐物1399萬元,資助6398名貧困學生入學讀書;捐助助學獎學金800多萬元,幫助30905名失學兒童重返校園。記者在采訪陳開枝時,老人正好收到瞭一條由百色民族高中校長發來的報喜短信,短信顯示該校有423人考上重點本科,考上清華、北大的就有4人。看到這樣的情況老人一個勁地說:好樣的!“我計劃今後每年去三四次百色,這樣到我78歲就可以實現100次的目標,以我現在的身體條件看不成問題。”陳開枝辦公室桌子後面有一幅字,上面寫瞭四個大字:永不言倦。人物簡介:陳開枝,男,1940年5月生,廣東雲浮人,漢族,1960年6月加入中國共產黨,1964年8月參加工作。曾任政協廣州市第九屆委員會主席。陳開枝曾全程接待鄧小平同志“南巡”工作。自1996年起,他先後80次前往百色扶貧。記者手記百色老區群眾叫我們“廣東親人”2002年春節時,再帶隊出發前往百色時,陳開枝傢裡面出瞭大事——兩個小偷在他傢行竊的時候,被陳開枝的大哥大嫂撞到,小偷對兩位老人痛下毒手。陳開枝打開傢門,愕然發現倒在血泊中的親人。他的心情很低落,但簡單處理瞭後事,他還是按照原計劃去瞭百色。他說:“人死不能復生,我想我大哥和大嫂如果知道我要去百色也一定會同意的。”南方日報記者在百色山區行走時發現,很多群眾叫不出當地幹部名字,但幾乎無人不識陳開枝。在一個晨靄輕繞的早上,田東縣祥周鎮步兵村75歲的老人黃正國跟記者不斷重復著:“我跟他握過兩次手呢,就站在這裡,他為我們安置工程剪彩。”在房屋大規模改造之前,校園是百色大山裡“最豪華”的建築。廣州協作辦對口支援處副處長劉裕華說,隻要吉普車在山裡穿行,山裡的孩子就知道是廣州的扶貧幹部來瞭,不管正在打鬧還是路邊撒尿,都下意識地很快停下來,向吉普車敬禮。在凌雲、在樂業、在德保、在田東、在田陽,每到一處,老區人瞭解到我們從廣東來,都會熱情地說“廣東親人”,很多人對陳開枝的話也都耳熟能詳:隻要生命不息,扶貧就不止!(南方日報)

Tags:
the capital,
首都廣場,
尖沙咀首都廣場
whatsapp marketing,
wechat marketing,
seo,
e marketing,
SEO,
SEO,
web design,
網頁設計,
SEO,
SEO,
SEO,
SEO,
Whatsapp Marketing,
TVC,
Wechat Marketing,
Wechat Promotion,
web design,
網頁設計,
whatsapp marketing,
wechat marketing,
seo,
e marketing,

網頁設計提供seo, e marketing, web design by zoapcon.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Event Management, SEO, web design, 網頁設計, Wechat Marketing, wechat marketing, 香港醫生資料網, 香港媽媽網, seo, Annual Dinner, 網上電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