輕碩骨訑游捼脤ㄩ游鏍嶇瞥墿蜊囡_蚚阨

淮河癌癥村調查:村民跪求縣長改善飲用水

淮河癌癥村調查:村民跪求縣長改善飲用水

www.prototype.com.hk

6月3日,沙潁河上的渡船。本版攝影 新京報記者 周崗峰6月3日,潁上縣沙潁河,漂在水面上的死魚。6月4日,安徽潁上縣新集鎮下灣村。劉永凱站在妻子墳前。6月3日,安徽潁上縣新集鎮,67歲的李良如。他2011年查出食道癌。新京報記者 周崗峰 攝6月25日,《淮河流域水環境與消化道腫瘤死亡圖集》數字版出版,這是中國疾控中心專傢團隊長期研究的成果,首次證實瞭癌癥高發與水污染的直接關系。過去十多年中,淮河流域內的河南、江蘇、安徽等地多發“癌癥村”。更早之前,在粗放追求GDP的年代,淮河及其支流被大小工廠污染。村民們的水井越打越深。不過死亡還在增加。污染和癌癥高發引起國傢重視,沿淮河流域沿河工廠被治理,目前水質已得到改善。專傢介紹,盡管如此,癌癥發病率的正常回歸,起碼還需10年。專傢亦指出,對水環境的治理應更加強化,以降低污染帶給人體健康的風險。從西而來的沙潁河,在安徽省潁上縣新集鎮北部繞瞭個彎兒,形成一片肥沃的小沙洲。沙洲南岸的下灣村,距河百米遠。2013年6月4日,中午,麥收時節。幾臺小麥收割機在麥田裡來回穿梭後,大大小小的土包驀然浮現,瘤一樣穿插在平整的土地上。走近一看,全是墳。烈日下,下灣村東隊隊長劉永凱站在麥地裡,“這個是張元春,肝癌,那個是王超祥,食道癌……”他抬手指著這個那個的土包。劉永凱今年69歲,當過40多年的農村赤腳醫生,下灣村每有癌癥病人去世,都會請他來斂屍。“癌癥病人走的時候很痛苦,比較難看,傢屬們自己不忍看,就叫我斂屍。”劉永凱說,村民平時很少去醫院體檢,一旦身體有瞭毛病,到醫院一查,基本都是癌癥晚期,“活不過三個月。”每年,他起碼要去火葬場七八趟。十餘年來,這個不足1000人的村落,近200名村民被檢查出胃癌、肝癌、食道癌、肺癌、乳腺癌等各種癌癥,陸續去世。目前三分之一的村民患有肝炎。墳群越來越大,越來越長,像新築的一道堤壩,把下灣村圍擋在沙潁河邊。歷時近8年的研究後,對於淮河支流沿岸地區的腫瘤高發,國傢疾控中心研究團隊得出結論,“初步確定該地區惡性腫瘤高發與水環境污染有一定的關系。”變質的河流近20年間,清澈的沙潁河變成瞭黑臭的水。小鎮居民打河水飲用的日子遠去沙潁河南岸的河堤上,一排排高大的楊樹聳立。6月4日中午,在馬路上曬瞭一上午麥子的劉永凱和村民苑洪亮走向河堤,坐在盛小麥的佈袋上,休息納涼。河堤下,靜靜的沙潁河幾乎看不出在流淌。苑洪亮註視著墨綠色的河水,一艘運沙的拖船發出嗚嗚的聲響,從他眼前駛過。今年76歲的苑洪亮,曾是沙潁河上的一名老纖夫,以河維生瞭一輩子。上世紀50年代,沙潁河上商船往復,上遊的糧食運往蚌埠、南京等地,日用品從下遊運到上遊。彼時,商船是帆船,船主會雇傭一名或幾名纖夫拉船。傢貧,苑洪亮從15歲開始就當瞭纖夫。商船經常在新集附近停歇,周邊村民擺攤賣茶食,久之形成新集鎮。沙潁河漸漸成為新集鎮人賴以維生的“口糧田”。整個小鎮的飲用水,也完全取自沙潁河河道。苑洪亮還記得,上世紀80年代以前,人們用木桶從河裡打水飲用。有錢的富戶人傢,會劃著小船,到河心取水……苑洪亮沉浸在回憶裡,風吹過河堤,夾帶著腥臭的味道。“昨天上遊來瞭壞水,味今天還沒散。”苑洪亮說。上世紀80年代開始,隨著地方政府重視經濟效益,各種制革廠、造紙廠、玻璃廠、化肥廠紛紛出現在沙潁河兩岸。大量的污水直排入河。“當時全國以經濟發展為重點,政府對環保還沒有足夠重視。”潁上縣環保局紀檢組長江明(化名)說。1982年,國務院新成立的環境保護局,仍隻是建設部的下屬機構,而在地方區縣,甚至沒有專門的環保部門。從80年代初到90年代末的近20年間,清澈的沙潁河變成黑臭水。新集鎮的各傢各戶,開始在自傢院子裡打七八米深的壓水井。源於河南伏牛山區、流經豫皖兩地的沙潁河,隻是淮河流域最大的一條支流。淮河受污染的支流,遠不止沙潁河,奎濉河、渦河等其他區域,同樣被污水侵蝕。90年代,沙潁河的上遊,河南沈丘縣石槽鄉孫營村的李志軍看到,散發惡臭的黑水甚至熏死瞭兩岸的草木。而不出半個月,這些劣五類黑臭水就會流到下遊劉永凱所在的下灣村。遲到的治污下遊居民飲用經處理的淮河水後,惡心、腹瀉,自來水廠被迫停止供水54天,導致百萬民眾飲水告急1990年,劉永凱50歲的二弟被診斷出肝癌,沒過多久便死去。癌癥對於村民是個新事物,村民碰到劉永凱的傢人,遠遠地躲著走,認為癌癥會傳染。此後,越來越多的村民發病死亡,下灣村開始恐慌,也逐漸懷疑與飲用沙潁河水有關。劉永凱從壓水井裡取的水,呈現五顏六色,一開始是藍色,澄清一個小時,變成黃色。而在安徽宿州埇橋區的楊莊鄉伊橋村,源於江蘇徐州的奎河流經這裡,村民郭良心取井水洗土豆和藕,水很快會變成藍色。但對於村民來說,“不吃這樣的水,哪有水吃呢?”作為生產隊長,劉永凱號召村民,試圖改善飲水。下灣村民多次找潁上縣反映問題,未果。劉永凱從沙潁河裡灌瞭兩瓶水,帶到阜陽市衛生局求檢測,衛生局不給檢。村民湊瞭1000多元,讓劉永凱疏通關系,他最終從衛生局拿到一份檢測報告,“內容很簡單,就說沙潁河水質污染很嚴重”。拿到報告後,劉永凱回到潁上,給縣裡施壓,“市裡都出報告瞭,縣裡能不重視?”不過,還是不瞭瞭之。1994年7月,淮河發生瞭重大水污染事件。淮河上遊因突降暴雨而開閘泄洪,積蓄的2億立方水被放掉。但這些積蓄水的水質低劣,所經之處,河面上泡沫密佈,魚蝦死亡殆盡。下遊居民飲用瞭經自來水廠處理過的淮河水後,出現惡心、腹瀉、嘔吐等癥狀,沿河各自來水廠被迫停止供水54天,百萬淮河民眾飲水告急。這一事件引起中央高層重視。1996年,國務院發佈《淮河流域水污染防治規劃》,要求河南、安徽、江蘇、山東四省“確保1997年實現全流域工業污染源達標排放,2000年實現淮河水體變清的目標。”正是這一時期,各地區縣的環保辦公室從隸屬的城建局脫離,組成環保局。潁上縣環保局紀檢組長江明說,1997年潁上縣環保局成立時,隻有五個人,“一件像樣的檢測設備都沒有,COD(水質的化學需氧量)都測不瞭。”集中暴發“癌癥村”頻現。2005年,中國疾控中心開始對淮河流域污染嚴重的縣區進行研究2001年,劉永凱50歲的妻子也查出肝癌。晚期肝腹水嚴重,妻子肚子腫脹如鐘,劉永凱用吊瓶註射器做瞭個“排水器”,每周,他都將針頭插破妻子的肚皮,腹水隨著導管排出體外。不到半年,妻子離世。回憶這樣的情形,劉永凱面色有些淒然。這個時期,政府正在大幅關閉沿河污染企業。在河南沈丘,一些企業被貼封條後,晚上仍偷偷開工生產,“斷水斷電都不好使,企業主都有本事自己供水發電。”沈丘環保監測站站長曹勁松說,為瞭能夠徹底關閉污染企業,並宣誓決心,“縣武裝部給我們配備瞭工兵,直接用炸藥炸廠。”作為奎河發源地,屢受下遊宿州指責的徐州,那個時期要關閉沿河分佈的120餘傢污染企業。“這是一項政治任務。”徐州環保局自然生態保護處處長黃利民說,當年的整個行動是摧枯拉朽式的,對於不達標的工廠立即封廠搗毀,手續齊備的企業實施搬遷。當年,徐州環保局成瞭最熱鬧的地方,企業老板經常帶著工人沖擊環保局長辦公室,“最兇的幾個月,局長辦公室門口配備瞭荷槍實彈的武警。”黃利民說。與此同時,淮河流域,癌癥也集中暴發。2004年,關於淮河流域“癌癥村”的報道屢見報端,引起中央領導關註。國務院和衛生部指示,“對淮河流域腫瘤高發問題開展深入調查研究。”同一年10月,國務院召開治淮現場會,認為淮河流域環境問題仍十分突出,沿淮四省立下軍令狀,2010年前完成治理目標。那個時期,還缺乏系統科學的數據分析,媒體報道隻能是暗指“癌癥村”與水污染有潛在關系。地方政府則否認環境污染導致癌癥。即便如今,潁上縣衛生局副局長白祥成仍然認為,癌癥高發是否與水質污染有直接關系,目前尚無定論,“就好比吃辣椒炒肉,你吃沒事,我吃瞭可能就得病,說不清楚。”2005年起,中國疾控中心調研團隊開始對淮河流域污染與腫瘤的關系進行研究。通過使用污染水的地區,與距離河流較遠的地區對照,試圖探明水污染與癌癥高發的關系。至今已經建立瞭14個縣區的監測地區。當國傢疾控中心的工作人員抵達宿州埇橋區楊莊鄉程莊村時,淮河流域的村民們看到瞭希望。“起碼國傢重視,能喝上幹凈的水瞭。”程莊村的村支書席玉柱說。潁上縣未列入14個被研究的區縣之列。下灣村的村民,仍在苦尋凈水。“還需十年”地表水質已有所改善,不過,中國疾控中心原副主任楊功煥說,癌癥發病率的正常回歸,起碼還需10年2005年9月,潁上縣縣長到沙潁河視察。車隊經過下灣村時,劉永凱突然跪在車隊前。縣長問,“同志,你有什麼想法?”劉永凱說,“我們村死人死得太多,我太傷心瞭,求你想想辦法,給我們打口深井吧。”縣長說,爭取讓村民吃上幹凈水。當下灣村民滿懷期盼之際,這名縣長被調走瞭。這一年,國傢啟動瞭農村飲水安全應急工程,著手解決農村人口飲用高氟水、高砷水、苦咸水、污染水和血吸蟲病區、微生物超標等水質不達標的問題。2008年前後,在距離下灣村兩公裡遠的地方,一口深200米的機井終於打成。下灣村民以為盼來瞭活路。不過癌癥還在繼續。2008和2012年,劉永凱的兒媳與母親分別患乳腺癌去世。厄運也降臨到苑洪亮頭上,2013年初,他被檢出患有食道癌。國傢疾控中心對沈丘研究區的5萬人跟蹤3年調查發現,2005年與1973年對比,排除人口老化因素後,男性和女性肺癌死亡率分別上升瞭14倍和20倍,肝癌死亡率上升瞭5.23倍和4.80倍。在其他地區胃癌和食道癌死亡率普遍下降的背景下,沈丘的這兩類腫瘤的上升卻非常突出。“這是首次證實瞭癌癥高發與水污染的直接關系。”6月15日,國傢疾控中心原副主任楊功煥介紹,企業排放的污水進入河道,污水中的汞、鉛、鎘等各種化學元素長期滲入地下,“盡管這些年淮河流域的地表水質有所改善,但癌癥發病率的正常回歸,起碼還需10年。”“200米的井打好瞭,水也喝上瞭。可還是死人,我們怎麼辦呢?”下灣村的村民曾以為深井水是潔凈的,但村子裡40歲以上的人,普遍出現血稠癥狀。治水與生活盡管眾多排污企業已關閉,水質有所改善,但當年粗放發展的遺禍仍在今年6月7日,安徽宿州埇橋區楊莊鄉程莊村,談到癌癥,村支書席玉柱顯得失望。他說,現在水是比十年前好多瞭,但癌癥還在蔓延。楊莊鄉緊鄰奎河,是宿州遠近聞名的“癌癥鄉”。當地傳聞,多年前,楊莊鄉產的水稻,無人敢買。2010年,國傢疾控中心編著的《淮河流域重點地區死因監測分析結果匯編》顯示,這一年,宿州埇橋區惡性腫瘤死亡人數2150人,沈丘死亡1724人。“比全國惡性腫瘤平均死亡率高1倍,與同區域的對照區相比,甚至高達四五倍。”楊功煥說。為瞭維持淮河流域水質,對於未來,相關各省均制定瞭嚴苛的“治水”計劃。徐州環保局自然生態保護處處長黃利民說,按照規劃,奎河地表水在“十二五”期間COD含量必須達到小於等於40(毫克/升),奎河要承受徐州城區25萬噸的生活污水,這些污水經污水處理廠處理達標後被排放,但根據《城市污水處理廠污染物排放標準》的規定,生活污水一級排放標準COD小於等於50即可,“這就形成瞭一個矛盾”。徐州市修瞭人工渠,將黃河古道的水引入奎河,“必要時候沖刷一下,水質就達標瞭。”這種矛盾同樣出現在河南沈丘段的沙潁河。沈丘環保監測站站長曹勁松說,由於周圍沒有適合的水質引入沙潁河,“我們隻能祈求多下雨。”與20年前相比,盡管眾多排污企業已關閉,淮河流域地表水質從劣五類改善為五類、四類水,但當年粗放經濟發展模式遺禍仍在。6月3日,潁上縣新集鎮,65歲的李良波撩起上衣,一排排肋骨凸顯,腹部的疤痕很是顯眼,“食道切瞭一部分,我還能多活幾年。”他2011年查出食道癌,他手術完的第二天,67歲的哥哥李良如,因食道癌被推進手術室。李良波勸苑洪亮趕緊做食道切除手術。思前想後,2013年初,苑洪亮上瞭手術臺,突然又告訴醫生不做瞭。“做瞭也是死,還花那麼多錢。”“幸虧沒做手術,有的做瞭接著就死,你還能多活幾年。”劉永凱安慰苑洪亮。十年間,劉永凱送走的鄉親,不止100人,如今他也患上瞭嚴重的胃病,“送的死人多瞭,心也硬瞭,自己得啥算啥吧。”沙潁河上遊,距離下灣村不足200公裡的河南沈丘石槽鄉孫營村,48歲的李志軍年初查出肝癌。6月10日中午,吃藥的時間,李志軍用胳膊肘撐住床板,試圖坐起來。試瞭幾次,都失敗瞭。肝腹水讓他的肚子腫脹如鼓。門外曬麥子的妻子馬桂梅跑進來,把他扶起。桌子上,一瓶消炎藥,還有瓶護肝片,12元買的。一個多月前,李傢的自來水管壞瞭。水杯裡,仍是吃瞭一輩子的沙潁河水。新京報記者 王瑞鋒 安徽、江蘇、河南報道(新京報記者魏銘言對本文亦有貢獻)

Tags:
Rapid Prototyping,
Rapid Prototyping China,
Plastic Tooling,
Plastic Tooling China,
Rapid Prototype,
Rapid Prototype China,
Rapid Tooling,
Rapid Tooling China,
CNC Prototype,
CNC Prototype China,
Functional Prototype,
Functional Prototype China,
Metal Prototype,
Metal Prototype China,
Plastic Prototype,
Plastic Prototype China,
Rapid Manufacturing,
Rapid Manufacturing China,
Low volume production,
Stereolithography,
Stereolithography China,
Vacuum Casting,
Vacuum Casting China,
whatsapp marketing,
wechat marketing,
seo,
e marketing,
SEO,
SEO,
web design,
網頁設計,
SEO,
SEO,
SEO,
SEO,
Whatsapp Marketing,
TVC,
Wechat Marketing,
Wechat Promotion,
web design,
網頁設計,
whatsapp marketing,
wechat marketing,
seo,
e marketing,

網頁設計提供seo, e marketing, web design by zoapcon.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Event Management, SEO, web design, 網頁設計, Wechat Marketing, wechat marketing, 香港醫生資料網, 香港媽媽網, seo, Annual Dinner, 網上電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