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端定制服裝企業講述為國傢領袖做衣經歷

高端定制服裝企業講述為國傢領袖做衣經歷

高端定制服裝企業講述為國傢領袖做衣經歷

progene.com.hk

[導讀]毛澤東、劉少奇、周恩來、朱德等共和國的締造者,以及後來的每一任國傢領導人,都穿過來自紅都的“紅色裁縫”制作的衣服。
《中國經濟周刊》2013年第13期封面報道幾乎每一位共和國領袖都穿過它做的衣服紅都傳奇《中國經濟周刊》 記者 王山山I北京報道翻開新中國服裝史,繞不過一個品牌的名字——紅都。“為中央領導服務;為出國人員服務;為駐京使團服務”,這三大任務曾經讓它在國人心中神秘而遙遠。毛澤東、劉少奇、周恩來、朱德等共和國的締造者,以及後來的每一任國傢領導人,都穿過來自紅都的“紅色裁縫”制作的衣服。1971年,新中國代表團亮相26屆聯大會場時,穿的是紅都;2008年,第29屆奧運會開幕,北京奧組委主席致辭時,穿的是紅都;每年春季,全國兩會在首都召開,很多代表委員參政議政時,穿的也是紅都……幾乎在每個以個人風貌展示“國傢形象”的場合,幕後都有紅都工作的成果。每一次以制衣者的角色參與歷史,都會留下一段故事,演繹成紅都的傳奇。今天,紅都跟所有服裝企業一樣,在激烈的市場中搏擊。完成政治任務、為“國傢形象”貢獻力量在所不辭,同時,紅都也敞開大門,為每一個普通人量體裁衣。從共和國“高端定制第一傢”,到以服裝為主業的企業集團;從計劃經濟時代的寵兒,到市場經濟大潮中的嗆水者,再到弄潮兒……紅都摘得無數榮耀,也經歷過風雨陣痛,如今又走向新的鼎盛。寸土寸金的北京市東交民巷,28號是一傢服裝企業的辦公樓。看門面很樸素,走進去裝修也一般。比全國任何一傢服裝企業都大牌的是,這裡從一樓對外營業的旗艦店,到四樓總經理的辦公室,墻上都掛著很多國傢領導人與工作人員的合影。這就是因為黨和國傢領導人制裝而蜚聲中外的北京紅都集團(下稱“紅都”)總部。4月17日上午9點,《中國經濟周刊》記者走進位於一樓的“大紅都”旗艦店,看到技師正在為一位中年男性顧客量體——今天,紅都品牌依然擁躉眾多。今年是紅都遷京第57年。這傢企業的主業,服裝高端定制,似乎正迎來又一個鼎盛時期。這傢企業的掌門人——總經理張培向《中國經濟周刊》講述瞭這個老字號的傳奇。身世顯赫:幾乎每一位共和國領袖都穿過紅都的衣服走進張培裝修簡樸的辦公室,一眼就能看到墻上一幅醒目的書法作品,紅色的“福”字飽滿挺拔,寧靜地沐浴著早晨的陽光,落款處寫的是“鄧小平”三個字。鄧小平從1956年開始穿紅都制作的中山裝,後來在出席聯合國第六屆特別會議、國慶35周年大閱兵等重大場合,穿的都是“紅都”。幾乎每一位共和國領袖,都穿過紅都的衣服,這是因為紅都特別的身世。新中國成立後,黨和國傢領導人需要有嶄新的形象,但當時的北京找不到特別好的西裝裁縫。而在上海,活躍著一群最早來自寧波的“紅幫裁縫”——鴉片戰爭後寧波開埠,他們就開始為被稱作“紅毛”的外國人做衣服。因其裁制的西裝、中山裝手藝精湛而聞名天下。1956年,在周恩來總理和時任北京市市長彭真的安排下,208名來自上海波緯、雷蒙、造寸等21傢服裝店的“紅幫裁縫”被選拔到北京,其中最著名的7傢成立瞭北京友聯時裝廠,後更名為北京市紅都時裝公司——紅都之名,寓意“紅色首都”,也有紀念“紅幫裁縫”之意,這一事件在紅都企業史上被稱為“紅都遷京”。張培向《中國經濟周刊》介紹,紅都遷京後主要面臨三大任務:為中央領導服務;為出國人員服務;為駐京使團服務。當時的第一件任務,是為毛澤東主席參加黨的八大和照標準像制裝。當時為領袖制裝不能近身量體,由田阿桐師傅在5米外目測得出尺寸,再根據毛澤東的身材、臉型,將衣領加寬,口袋改成貼兜,其他部位也做瞭不少改進,制作出改良的中山裝,穿在毛澤東身上,更顯偉岸挺拔。毛澤東對這件衣服很滿意,以後的重大場合,都穿這一款式,外媒稱為“毛式中山裝”。天安門城樓上的巨幅畫像中,毛澤東穿的也是這一款式。從那時起,劉少奇、周恩來、朱德等開國元勛和後來的歷任國傢領導人、省部級高官,都成為紅都的顧客。剛遷到北京時,紅都是著名的中共中央辦公廳特別會計室下的“服裝加工部”,一年後轉到地方,成為北京市屬企業,此後的幾十年間,紅都隻為“三大任務”服務。上瞭年紀的北京人都記得,那會兒結婚如果能穿一套“紅都”的衣服是很榮耀的事——隻有出國人員或者有省部級單位的介紹信才能到那裡做一套衣服。留心觀察領袖們的服裝可以發現,款式上似乎並沒有多少變化,但每個人的衣服都很合體,視覺上大氣端莊,並且與體態容貌十分和諧。這是因為,每個人的衣服都有自己的版型,在不同的時期還會根據身材變化修改。在紅都工作瞭30多年的蔡雷發經理說,高端定制就得提供個性化服務,量體裁剪後,要先將佈片拿線繃上,讓客人來試,客人感覺效果還可以,就把線拆掉,重新精細裁剪一次,才能開始做。這就是紅都高端定制服裝的奧妙——千人千面就要千人千衣,才能穿著舒適,看著美觀。怎樣才能拿捏好這種細微的變化?田阿桐的徒弟、為新一代國傢領導人制裝的紅都高級技師高黎明說,就得靠悟性和日積月累的經驗。外交“特快勤務員”新中國的外交舞臺上,紅都扮演瞭重要的服務角色。在紅都定制一件成衣通常需要25天左右或更長時間,但有緊急需要時,紅都師傅的發揮也是驚人的——外交活動中就常常遇到“急活”。1971年,中華人民共和國在聯合國恢復合法席位。10月下旬,紅都接到外交部來電,要為參加第26屆聯合國大會的100名中國代表團成員制裝300套,從量體到交活隻有一周的時間。當時的紅都店面還完全是手工制作,日生產能力也就20多套,任務緊急繁重。紅都全體員工每天從早晨7點工作到晚上11點,連後勤的司機都來幫忙穿針引線,終於保質保量地完成瞭任務。11月11日,中國代表團成員穿著紅都的衣服在第26屆聯大會場亮相,全場掌聲雷動,紅都人在電視上看到這一場景感到無比自豪。美國前總統老佈什、裡根夫婦,柬埔寨前國王西哈努克,馬耳他總統阿貝拉,國際奧委會主席羅格的夫人安妮·博維因……都穿過紅都的衣服。張培向《中國經濟周刊》講述瞭一樁軼聞:2008年8月,柬埔寨國王西哈莫尼來中國出席第29屆北京奧運會相關活動。其間,紅都接到為西哈莫尼制裝的任務。8月10日接到“訂單”,8月13日就要交工,因為國王8月15日就要離開北京。西哈莫尼將自己最喜歡的一件從巴黎買的衣服交給紅都的師傅做參考。8月13日下午2點,張培準時帶著做好的衣服和“樣本”去向國王交活。結果在安檢時出瞭岔子。國王從巴黎買的衣服被卷進安檢設備的傳送帶,後背絞壞瞭。國王試完新衣很高興,可是另一件衣服被損壞也讓他很不悅。張培見狀提出,把絞壞的衣服帶回去,由紅都的師傅復制一件。西哈莫尼同意瞭。回去後,紅都的高級技師加班加點,不到24小時,就復制瞭一件跟原來一模一樣的新衣,並把破損的那件用紅都獨特的技藝“織補”修復好,不仔細看根本發現不瞭。國王舊衣復原,又多得一件新衣,非常滿意。一“衣”帶水海峽兩岸關系協會(下稱海協會)會長陳雲林也是紅都的老顧客。2008年12月15日,兩岸“大三通”全面啟動。當時中國國民黨榮譽主席連戰攜夫人連方瑀來大陸訪問。讓張培沒想到的是,這次陳雲林打來電話,請紅都為連戰和夫人制裝。張培帶著男裝女裝高級技師到下榻酒店為連戰夫婦量體、挑選面料,合影、聊天間歇,他拿出身上攜帶的幾隻“大三通”首日封,請連戰和陳雲林簽名留念——一套無比珍貴的郵品就這樣誕生瞭。在紅都,這樣的機緣不勝枚舉。15天後,連戰的西裝和夫人的旗袍、中式套裙做好,由陳雲林轉交後,連戰特別感謝瞭紅都人這樣用心的服務。給這些特別的顧客制裝,會不會遇到砍價?張培笑答:“砍價的沒有,不過,為這些特殊客人服務,紅都通常都會給7~8折的優惠價格。”但也有人對這樣的優惠感到“不滿”。香港特別行政區前任特首董建華一次乘車路過“大紅都”門口,發現瞭這傢早有耳聞的老字號,特地請紅都為自己量體制衣,從此就成瞭紅都的老顧客。每次紅都去送衣服時,董建華都要對紅都人說:“你們的衣服做得好,別少收錢,企業不容易。”在紅都定制一件衣服,價格從兩三千到三五萬元不等,如果采用特別高端的面輔料,加上完全手工縫制,價格會更高些。但與其品質和品牌價值比較,這價格並不算貴。做精高端定制,拓展工團裝市場技藝卓絕外,紅都員工最大的特點是“講政治”,組織性、紀律性特別強,“不該問的不問,工作之外的事決不說”。在聽到國傢領導人一次出訪穿瞭某品牌的服裝,該品牌就被炒得火熱的消息後,已為領袖制裝近60年的紅都人卻很淡定。因為這些制裝的故事,紅都人都不能為外人道。改革開放後,紅都的衣服開始走出紅墻,面向尋常百姓。1993年,北京市紡織品公司、北京市勞保公司、北京市華表時裝公司和北京市紅都時裝公司合並組建北京紅都集團公司,隸屬北京一商集團。轉型中,紅都也歷經挑戰,曾因摸不準市場需求導致庫存高企,業績下滑。紅都也在不斷調整適應,除瞭做精高端定制服裝業務外,還開拓瞭工團裝制作、寫字樓租賃等多種業務。張培對《中國經濟周刊》記者表示,現在的紅都,政治任務一定完成好,同時也得努力向市場要效益。服裝業務上,紅都擅長高端定制,就要依托這一塊,走精品路線,除瞭“紅都”外,還要將旗下的另外幾個近百年歷史的中華老字號“造寸”、“藍天”、“華表”、“雙順”按照自己的風格特色發揚光大。而在成衣制作領域,紅都則打算拓展其擅長的工團裝市場——1990年北京亞運會、2008年北京奧運會等重大體育賽事,1999年國慶50年慶典、2009年國慶60年慶典等重大活動中都有紅都制作的團體服裝,紅都還為國傢各類體育、文藝團體制作服裝、包裝形象。此外,寫字樓等業務也要進一步做好,盤活國有資產。市場也認可紅都的品牌和服務。每年的全國兩會上,紅都是唯一上會服務的服裝企業,很多代表和委員都慕名來找紅都制裝。紅都的衣服之所以穿著舒適,看著美觀,最大的特點是能讓顧客的身材“揚長避短”。高黎明說,一位有特殊要求的日本客人,原來一直在一傢日本公司制裝,來中國時到紅都試著做瞭一套衣服後,發現紅都的技藝比日本的公司更好,而且價格便宜很多——此後,他每次來紅都都要一下子制作幾十套衣服。如今,許多顧客都到紅都定制服裝。為國傢領導人制裝的技師也在為百姓服務。從電梯工到“全國最高端裁縫”高黎明:領導人的服裝要 “針針計較”1981年,轉業軍人高黎明來到紅都工作,開始時在後勤開電梯,每天無數次在一樓到五樓間往返。時間一長,跟常乘電梯的紅都大師田阿桐熟瞭。一次有機會到田師傅的車間參觀,看到胸腔(掛上衣的模型)上掛著的田老的作品——為國傢領導人做好的服裝,平整漂亮,高黎明心生羨慕,特別想學一門手藝。幾番申請下到車間,從窩褲腳、縫扣子學起,握槍的手開始拈針拿線,別人午休的時間高黎明都拿來練習手藝,終於日漸熟練,被選拔到田阿桐的車間培訓,最後在考試中奪冠,得以留在田老身邊——幾經輾轉,他終於成瞭田阿桐的徒弟。田師傅很嚴厲,帶徒弟的方式還特別奇怪——高黎明做一件衣服,正做時師傅來瞧瞭一眼,什麼也沒說,走瞭。完工瞭,把衣服掛在胸腔上,高黎明心裡挺美。田師傅來瞭:這兒,不對,拆瞭,重做。衣服拆得一片一片,比當時做衣服時還費勁,不僅挨訓斥,還損失獎金。高黎明委屈得想放棄。但他最終沒放棄,手藝越來越好,上世紀80年代末,就開始跟著師傅給國傢領導人量體裁衣。《中國經濟周刊》記者問高黎明,什麼樣的客人衣服最不好做?他笑答:“國傢領導人的衣服最不好做,因為代表瞭國傢的形象,要針針計較,所以制裝壓力較大。”2009年8月的一天,高黎明接到為胡錦濤同志國慶60周年閱兵制裝的任務。接到任務後,他兩天沒動剪子,琢磨該做成什麼樣。在高黎明心裡,這件衣服代表的是國傢形象,不能隻是掛著時好看,穿在身上做各種手勢動作時也要保持服帖整齊,要確保國內外記者捕捉到的每一張照片都是美觀大方的。設計出來交給精品車間紮出大樣後,他每天要先花半小時到一小時看著樣衣思考,然後才動手。一個多月時間裡,高黎明沒睡過一個好覺,常常半夜坐起來,想著衣服的哪個部位怎樣做才更好。終於做完瞭,試衣時,胡錦濤同志很滿意,工作人員也都稱贊高黎明的手藝,高黎明的心卻還不能踏實放下——直到10月1日,看到總書記穿著中山裝神采奕奕地站在閱兵車上,高黎明一顆心放下,眼圈跟著紅瞭。“旁人體會不到那種激動。”他說。高黎明最大的心願是能把紅都的技藝傳承下去。目前,北京市共評比出60位中華技藝大師,紅都就有4位。“師傅帶徒弟”這樣的傳統方式成就瞭高黎明和他的師姐師弟們,他們也開始帶徒弟向下一代傳承。身為北京一商集團的首席技師、全國勞動模范,高黎明堪稱全中國最高端的裁縫。但與有的民營服裝企業的技術總監動輒幾百萬的年薪相比,他的收入仍很微薄。但他還是十分感激紅都這個平臺:“如果沒有紅都,我們什麼都不是。”

Tags:
天賦基因,
體重管理,
營養管理,
寨卡,
Zika,
Talent gene,
Progene,
Lab Test,
DNA Test,
Paternity test,
DNA Diagnostic,
DNA Lab,
DNA detection,
DNA pathogen,
Molecular Diagnostic,
Cancer Screening,
Influenza A,
Influenza B,
H1N1,
HBV,
HCV,
HPV,
HIV,
Treponema pallidum,
EBV,
CT,
NG,
CT/NG,
準誠,
基因測試,
親子鑒定,
基因診斷,
血緣關係,
分子生物學,
分子診斷,
分子測試,
遺傳性癌症,
DNA驗證,
親子關係,
甲型流感,
乙型流感,
豬流感,
癌症檢查,
乳癌基因,
卵巢癌基因,
乙型肝炎,
丙型肝炎,
梅毒,

SEO,
SEO,
web design,
網頁設計,
SEO,
SEO,
SEO,
SEO,
Whatsapp Marketing,
TVC,
Wechat Marketing,
Wechat Promotion,
web design,
網頁設計,
whatsapp marketing,
wechat marketing,
seo,
e marketing,

網頁設計提供seo, e marketing, web design by zoapcon.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Event Management, SEO, web design, 網頁設計, Wechat Marketing, wechat marketing, 香港醫生資料網, 香港媽媽網, seo, Annual Dinner, 網上電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