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遼寧賄選眾生相:有人將賄金捐寺廟求安寧

揭秘遼寧賄選眾生相:有人將賄金捐寺廟求安寧

揭秘遼寧賄選眾生相:有人將賄金捐寺廟求安寧

www.pakhopprint163.com

視頻加載中,請稍候…

自動播放

play
遼寧拉票賄選案:情節嚴重 影響惡劣

向前
向後

  新華社9月13日報道,當日下午閉幕的十二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二十三次會議,表決通過瞭關於遼寧省人大選舉產生的部分十二屆全國人大代表當選無效的報告,確定45名全國人大代表因拉票、賄選當選無效。

  這是對“遼寧拉票賄選案”涉及人員的第一份正式處理報告。遼寧拉票賄選案,是指在2011年遼寧省委常委換屆選舉、2013年遼寧省“兩會”換屆全國人大代表選舉、第十二屆遼寧省人大常委會副主任選舉中,搞拉票賄選等非組織活動,涉嫌破壞選舉等系列案件。此案不隻涉及人員眾多,且是1949年以來查處的首個發生在省級層面,嚴重破壞黨內選舉制度和人大選舉制度的重大案件。

  遼寧省有14個地級市,要疏通好這些人大代表團並非易事,於是,出現瞭很多的“遊戲規則”:動用公款賄選、多有中間人參與、官員或老板出面幫候選人“拉贊助”、兩會前被認為是“賄選旺季”、有人傢中甚至被查出過“行賄受賄賬本”,一些關系神通的官員甚至成為“賄選掮客”。

(資料圖片)遼寧省沈陽市的一次人民代表大會。圖/IC

  “給很多人大代表打電話,都能撥通,但就是不接。有代表親屬告訴我,他們正在接受學習。”

  9月10日,接近遼寧省委的人士楊小平在接受《中國新聞周刊》(微信ID:china-newsweek)采訪時感慨不已。他有好幾位非常要好的人大代表朋友,以前經常有聯系。“但是,在這個大背景下,聯系到他們越來越難瞭。”

  楊小平說的“大背景”,即遼寧拉票賄選案。他稱,所謂的“(代表們)正在接受學習”,其實是在配合接受調查。

  繼湖南衡陽、四川南充後,遼寧成為又一塊因拉票賄選而失守之地。不過更為嚴重的是,該案是新中國成立以來查處的首個發生在省級層面,嚴重破壞黨內選舉制度和人大選舉制度的重大案件。

  該案是指在2011年遼寧省委常委換屆選舉、2013年遼寧省“兩會”換屆全國人大代表選舉、第十二屆遼寧省人大常委會副主任選舉中,搞拉票賄選等非組織活動,涉嫌破壞選舉等系列案件。

  8月底,《中共中央關於遼寧拉票賄選案查處情況及其教訓警示的通報》下發,遼寧拉票賄選案的面紗被逐漸揭開。

  遼寧省多位知情者告訴《中國新聞周刊》(微信ID:china-newsweek),從他們從相關渠道獲取的《通報》情況看,這次賄選案查處的人數和級別都“極為驚人”。其中,通過賄選當選的全國人大代表有幾十人,涉案省部級官員有兩位數,涉案的廳級官員和省人大代表均超過百人。

  據不完全統計,目前,該《通報》已在湖南、陜西、廣西等十餘個省份傳達。多省已下發至縣一級。在青海,該通報已經傳達到鄉鎮(街道)一級。

  新華社9月13日報道,當日下午閉幕的十二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二十三次會議,表決通過瞭關於遼寧省人大選舉產生的部分十二屆全國人大代表當選無效的報告,確定45名全國人大代表因拉票、賄選當選無效。

  涉案高官眾多

  官方公開披露的最新一個卷入遼寧賄選案的省部級官員,是遼寧省人大常委會原副主任鄭玉焯。

  9月8日,據最高檢官網通報稱,日前,最高檢經審查決定,依法對鄭玉焯以涉嫌受賄罪、破壞選舉罪立案偵查並采取強制措施,案件偵查工作正在進行中。

  十八大以來,遼寧已有五名副省級或以上官員落馬。這五人中,根據中央紀委通報,除“遼寧首虎”陳鐵新外,在相關通報中,其餘“四虎”均有相關拉票賄選的描述:

  王珉(2016年3月4日落馬,第十二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教育科學文化衛生委員會原副主任委員、遼寧省委原書記),對“遼寧省有關選舉發生拉票賄選問題負有主要領導責任和直接責任”;

  王陽(2016年3月16日落馬,遼寧省人大常委會原副主任),“搞拉票賄選等非組織活動”;

  蘇宏章(2016年4月6日落馬,遼寧省委原常委、政法委原書記),“在民主推薦、選舉中搞拉票賄選等非組織活動”;

  鄭玉焯(2016年8月26日落馬,遼寧省人大原副主任),“違反政治紀律、組織紀律,索要財物,搞拉票賄選,授意他人做工作拉票。索要財物問題涉嫌受賄犯罪;搞拉票賄選問題涉嫌破壞選舉犯罪”。

  目前,以上“四虎”均已進入司法程序。其中鄭玉焯涉嫌破壞選舉犯罪,其餘三人均因涉嫌受賄犯罪被立案偵查。

  輿論認為,早在兩年前,這起撂倒四名“遼虎”的賄選案就開始出現苗頭。

  2014年7月7日,中央第十一巡視組正式向遼寧省反饋巡視情況。

  相關通報稱,遼寧在執行黨的政治紀律方面,政治敏銳性不夠強,對選舉中組織工作紀律出現的問題重視不夠;在執行民主集中制和幹部選拔任用方面,選任幹部溝通醞釀不夠充分,幹部任用領導打招呼、拉票跑要之風較為突出。

  上述“評語”為遼寧賄選案的爆發埋下瞭伏筆,也被認為是該案的“震源”。

  面對該通報,時年64歲的遼寧省委書記王珉表態稱,巡視報告“一針見血、切中要害,完全符合遼寧實際”。

  大約半個月後的2014年7月24日,時任遼寧省政協副主席陳鐵新落馬,成為十八大後遼寧“首虎”。其涉嫌的罪名主要是在朝陽市委書記任上受賄。

  一年後,王珉調任全國人大。坊間一度認為,王珉赴京或許預示其已經安全著陸,但最終沒有逃過落馬的結局。

  2016年2月27日至4月28日,遼寧成為首批中央巡視組“回頭看”的省份。在該輪巡視期內,連斬三名 “遼虎”,分別是王珉、王陽和蘇宏章。

  隨後,遼寧省委在整改報告中坦承,“遼寧的政治生態已遭到嚴重破壞,有些問題積弊較深,徹底扭轉仍需時日。”

  公開通報顯示,在“回頭看”巡視組進駐遼寧後,沈陽兩位副市長楊亞洲、祁鳴,鐵嶺市委書記吳野松等多位地市官員落馬。其中,至少祁鳴和吳野松涉賄選。

  此前,已於2015年10月落馬的盤錦市政協原副主席劉鐵鷹,也被通報“動用公款向人大代表賄選”。

  今年8月25日,遼寧省委在這次巡視“回頭看”整改報告中,還提到瞭兩名涉嫌賄選的廳官。該報告稱,針對“窩案”“串案”多發,目前,已對中央巡視組指出的幾個具體問題進行瞭再次查處。對張傢成(曾任遼寧省司法廳廳長、省人大常委,2015年9月被雙開)、張小普(曾任遼寧省發改委副主任,2015年10月一審被判處有期徒刑15年)等案件中涉及行賄買官人員重新進行梳理,對已經法院判決的張小普案中沒處理和處理不到位的行賄買官人員,按規定提出組織處理意見;要求省發改委、省法院和大連、鞍山、朝陽等市著力對拉票賄選等問題舉一反三,堅決杜絕此類問題的發生。

  除瞭上述官員,遼寧還有多名企業傢涉案。

  今年7月19日,上市公司中興沈陽商業大廈(集團)股份有限公司發佈公告稱,接到上級通知,公司董事長劉芝旭涉嫌嚴重違紀,正接受組織審查。2008年和2013年,劉芝旭分別當選第十一屆、第十二屆全國人大代表。

  8月26日,北方重工集團有限公司董事長耿洪臣沈陽市第十五屆人民代表大會代表資格被終止。

  坊間傳聞,劉、耿二人均涉嫌遼寧賄選案。

  綜合上述信息可見,遼寧的拉票賄選不僅涉及多名省部級官員,還蔓延到省發改委、省法院等要害部門,以及大連、鞍山、朝陽等重要地市以及相關知名企業。

  多位知情者透露,提到遼寧賄選案,就必須提到“吉林首虎”谷春立。

  楊小平與谷春立有過多次直接接觸。他告訴《中國新聞周刊》(微信ID:china-newsweek),遼寧賄選案的調查進展與谷春立有關。

  谷春立,1957年7月出生,遼寧錦州人。1975年8月參加工作,2013年1月,谷卸任鞍山市委書記,出任吉林省副省長。此前他的工作履歷從未離開過遼寧。

  2015年8月1日,中央紀委監察部網站消息,谷春立涉嫌嚴重違紀違法,接受組織調查。2015年10月30日,經中共中央批準,谷春立因嚴重違紀問題被立案審查。

  “谷春立雖然是吉林首虎,但是在吉林隻有2年多從政時間,其餘30餘年的從政經歷都發生在遼寧。”楊小平說。

  楊小平稱,谷春立落馬後,非常配合組織調查,把他瞭解的遼寧官場多名官員的賄選事實做瞭交待。

  關於遼寧賄選案中涉案人員的處理問題,遼寧撫順市一名官員曾咨詢過遼寧省委組織部內部人士。該撫順官員接受《中國新聞周刊》(微信ID:china-newsweek)采訪時稱,據其瞭解,《通報》中涉及的人員,有些已經退休或離開遼寧去別處任職,但是涉案人員都會根據情節嚴重程度受到相應處理。數百名廳官,大部分會受到黨內嚴重警告或留黨察看處分;所有涉案的省人大代表都會被罷免;通過賄選當上的全國人大代表的40餘人或將被追究刑事責任。

  “近期可能會陸續公佈這些涉案官員及人大代表的處理意見。但最終怎麼處理,尚待官方正式宣佈。”他說。

  賄選“遊戲規則”

  遼寧坊間傳言,由於涉案人員眾多、金額巨大、案情復雜等原因,早在王珉案發後,遼寧省的所有人大代表(不分省級、市級,還是縣級),都一律上繳護照,不得出境。

  楊小平告訴《中國新聞周刊》(微信ID:china-newsweek),現在沈陽還要求所有的公務員都必須上繳護照,嚴禁出境。

  拉票賄選,已成為遼寧官場亂象的一個縮影。

  動用公款賄選、多有中間人參與、官員或老板出面幫候選人“拉贊助”、兩會前被認為是“賄選旺季”、有人傢中甚至被查出過“行賄受賄賬本”……隨著遼寧賄選案的持續發酵,該案中的相關“遊戲規則”也備受關註。

  遼寧省有14個地級市,要疏通好這些人大代表團並非易事,於是,一些關系神通的官員成為“賄選掮客”。

  《財經》雜志報道,經過疏通關系,企業老板把錢給各代表團的“可靠之人”,再由其分給其他省代表,並附上要推選的全國人大代表名單。一位遼寧省人大代表稱,也有人起瞭私心,截留瞭部分賄金,導致受賄金額出現偏差。也有部分代表礙於官員情面,雖然接受瞭賄金,但將賄金捐給瞭寺廟或慈善機構,以此求得內心的安靜。

  動用公款賄選,在該案中是一個常見的“賄選資金來源”。

  2015年10月22日,盤錦市政協原副主席劉鐵鷹因涉嫌嚴重違紀,接受組織調查。2016年2月2日,劉被雙開;其涉嫌犯罪問題及線索被移送司法機關依法處理。

  遼寧省紀委在通報中稱,劉鐵鷹嚴重違反政治紀律,隱瞞交通肇事真相,不如實向組織說明問題。嚴重違反組織紀律,動用公款向人大代表賄選。

  由於資金來源不一,一些“細心”的官員甚至會建立起相關“賬冊”作為備忘錄。

  一位接近沈陽市公安局的知情者告訴《中國新聞周刊》(微信ID:china-newsweek),幾年前,沈陽一位副省級官員和一位正廳級官員發生爭執,當年年底,該正廳級官員的一位親屬給多位沈陽市人大代表和官員群發該副省級官員的負面消息。

  為瞭安全,這個群發短信的人新買瞭個手機卡,用另外一個人的手機發出。但還是很快被抓獲並被刑事拘留。

  這位知情者說,時任沈陽市副市長、公安局局長許文有親自帶隊,去該正廳級官員的親屬傢抄傢,發現在其傢中藏有槍支和一個賬本,該賬本詳細記錄瞭相關人大代表和官員的受賄、行賄、賄選事實。

  這個群發短信者,不但是這名廳官的親戚、親信,也是很多人行賄這名廳官的“中間人”。“當時,有關領導要求看到該賬本的辦案民警,不得泄露這個賬本細節。”

  就上述問題,《中國新聞周刊》(微信ID:china-newsweek)多次發短信或致電聯系現任沈陽市政協副主席許文有進行求證,均未得到回應。

  楊小平告訴《中國新聞周刊》(微信ID:china-newsweek),在這次遼寧賄選案中,不僅是人大賄選,還有省委委員賄選。“蘇宏章就是通過賄選當上省委委員的。”

  2011年10月,時年52歲的沈陽市委副書記蘇宏章直升省委常委,成為副部級官員,並隨後出任省政法委書記,爆出遼寧政壇的一個“冷門”。當時,沈陽官場就對此頗多議論。

  有分析認為,通常情況下,正廳級官員要想升任省委常委,至少要經歷兩個正廳正職的履歷。但是,此前,蘇雖有一個正廳級職務,但非正職。更引發當地政壇議論的是,當年10月13日,蘇當選省委常委後,久久未公開露面,直到11月22日,才以省委常委、政法委書記身份出席活動。在這“隱身”的40天裡,在當地官場關於蘇宏章涉嫌賄選的說法傳得很廣。

  在今年中央巡視組對遼寧“回頭看”期間,蘇宏章落馬,關於其賄選的傳聞被坐實。

  《中國經營報》曾報道,在蘇宏章的傢裡,搜出瞭大額現金。據瞭解,為瞭從沈陽市委副書記直接升任遼寧省委常委,蘇宏章還曾經向其上級領導贈送大額黃金制品。

  楊小平稱,省委常委由省委委員參加選舉產生,省委委員都是“重要級人物”。以遼寧為例,遼寧的省委委員由遼寧14個市的書記、市長、各廳的黨組書記和廳長等組成。“當年,85個省委委員中,56人把票投給瞭蘇宏章。從而,他大比分戰勝瞭另外一名候選人。”

  談到蘇宏章的賄選資金來源,一位知情人向《中國新聞周刊》(微信ID:china-newsweek)透露稱,時任沈陽副市長祁鳴(女)給他拉瞭不少票,充當瞭中間人。此外,中興商業董事長劉芝旭、撫順某房地產老板等企業界人,幫忙拉瞭共計2000多萬的賄選資金。

  為什麼很多企業老板會熱衷於參與賄選,甚至為瞭當上人大代表甘願出面為官員“拉贊助”?

  《財經》曾報道稱,遼寧企業老板通過拉票賄選獲得人大代表身份,以“司法建議書”的形式插手案件辦理,並形成人大代表之間“互幫互助”的利益鏈條。這是很多企業界人士參與賄選的原因之一。

  楊小平分析稱,很多人把賄選當成瞭生意來經營,人大代表這個身份對很多“老板”來說,非常有吸引力。因為有瞭這個身份,才能更好地進入權力場,對自己的生意前景“幫助很大”,所以都希望自己成為“紅帽商人”。

  一位知情者稱,每年兩會前夕,是賄選收錢的“旺季”。遼寧省近些年的兩會上,人大代表駐地成瞭行賄受賄的“交易寶地”,行賄者怕留下證據,大多用現金交易。

  賄選的土壤

  在遼寧賄選案的大幕被徐徐拉開的同時,遼寧的經濟下滑也成為輿論關註的焦點,並被認為與當地的政治生態有關。

  公開數據顯示,今年一季度,在東北三省中,黑龍江、吉林的經濟增速分別為5.1%、6.2%,比去年同期分別加快0.3、0.4個百分點。唯獨遼寧經濟增速繼續低迷,是今年全國唯一的一個經濟負增長的省份,僅為-1.3%,而去年同期則為1.9%。

  8月27日,中紀委網站公佈《十八屆中央第九輪巡視已公佈31個地區和單位黨組織整改情況》。其中公佈的遼寧巡視“回頭看”整改情況報告中,提到“一個時期遼寧全省普遍存在經濟數據造假問題”,要求遼寧“切實解決”。

  這並不是遼寧第一次被點名。2014年,中央巡視組首次對遼寧進行巡視後就指出,該省經濟數據存在弄虛作假的現象。當時,遼寧啟動瞭整改。但時隔兩年後,中央巡視組再次重申該問題,可見該省經濟數據中水分的嚴重程度。

  遼寧省委書記李希說,遼寧經濟出現的困難,有結構原因,有體制機制原因,也有政治生態的原因。“幾個原因攪和在一起,成為遼寧困頓的枷鎖。”

  多位受訪者稱,遼寧經濟下滑,與賄選等不良政治生態有很大關系。

  沈陽當地一位企業傢告訴《中國新聞周刊》(微信ID:china-newsweek),近幾年,有很多面子工程引發民眾不滿。

  該企業傢以8月26日被終止沈陽市第十五屆人民代表大會代表職務的北方重工董事長耿洪臣為例說,2011年,北方重工在遼寧某地級市投資研制鎂合金項目。“為瞭這個項目,當地市政府投資瞭8000多萬,北方重工投資瞭1.5億,但是扔進數以億計的資金後,卻根本生產不出來。”

  該企業傢稱,投資上千億的大連長興島填海造島等項目,也被認為是好大喜功、勞民傷財的工程。

  在糟糕的政治生態下,有一些企業傢還遭受瞭不公平待遇。

  58歲沈陽房地產老板范垂華,早在2011年就開始實名舉報王珉等省市級高官。在接受《中國新聞周刊》(微信ID:china-newsweek)采訪時,他的第一句話就是:“我的人生軌跡被這些官員給改寫瞭。”

  范垂華早年任職於電力系統,1997年下海經商。2000年2月,范垂華正式註冊瞭遼寧中宇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

  2003年年底,范垂華因偷稅罪獲刑4年。同年,中宇地產的印章、會計憑證等被檢察院和公安扣押。

  一年後,沈陽警方稱其在1995年的一起民事糾紛中涉嫌詐騙。2006年,范垂華再獲刑10年。

  范垂華在詐騙罪被認定後提起上訴。遼寧省高院審查後認定該案判決有問題,撤銷瞭原判,發回沈陽中院重審。

  2008年,沈陽中院宣判范垂華無罪。此後經過漫長的申訴,2010年,遼寧省高院撤銷瞭范垂華偷稅罪的原審判決,宣告其無罪。至此,范垂華完全恢復瞭清白。

  2011年9月14日,范垂華向《中國新聞周刊》(微信ID:china-newsweek)提供的《沈陽市沈河區人民法院賠償決定書》顯示,沈陽市沈河區人民法院賠償范垂華限制人身自由的賠償金207944.13元,賠償其精神損害撫慰金40000元。

  雖然獲得瞭國傢賠償金,人也恢復瞭清白,但是13年前被扣押的公司印章、會計憑證等,依然沒有返還給范垂華。

  范垂華後來獲悉,檢方把那些重要物品交給瞭中宇地產一位曾經的聯建合作人。范垂華和妻子多次討要未果。在中宇公司中,范的妻子占股51.7%,這位聯建創始人在其中沒有擔任職務。

  在這起蹊蹺事件的背後,是中宇地產兩棟緊鄰省委大樓裡200多套房的不正常交易。范垂華稱,在其入獄期間,中宇地產緊鄰遼寧省委大樓的兩棟28層高的200多套房,被很多有背景的人以“白菜價”買走,而公司內有人在其中做瞭交易。

  范垂華稱,2003年開盤前,該房地產項目的定價是5300元/平方米,而這200多套房子,購買者僅以2000多元/平方米的價格就買下瞭。“購房者包括沈陽公安系統的高官或其親屬,還有遼寧省政法委原書記蘇宏章的親屬等。”

  范垂華稱,自己在追討房產期間,蘇宏章的一位親戚曾聯系自己,希望“私瞭”,但被他拒絕。

  遼寧賄選案,很容易讓人聯想起湖南衡陽和四川南充這兩起發生在地級市的賄選案。上述兩起案件分別查處466人、477人。

  《中共中央關於遼寧拉票賄選案查處情況及其教訓警示的通報》對遼寧賄選案的定性如下:遼寧拉票賄選案是新中國成立以來,查處的第一起發生在省級層面、嚴重違反黨紀國法、嚴重違反政治紀律和政治規矩、嚴重違反組織紀律和換屆紀律、嚴重破壞黨內選舉制度和人大選舉制度的重大案件,完全背離瞭黨的性質和宗旨。

  上述通報說,黨的領導一旦弱化必然全局失守,黨的建設一旦缺乏必然後患無窮,主體責任一旦虛位必然敗壞一方,理想信念一旦動搖必然行為扭曲,敬畏法紀一旦松懈必然自掘墳墓,政治生態一旦破壞必然全面污染。遼寧拉票賄選案是新中國成立以來查處的第一起發生在省級層面的拉票賄選案,性質的嚴重性令人震驚,情節的惡劣性使人不齒,危害的巨大性讓人痛心,啟示的針對性發人深省。

  《中共遼寧省委關於巡視“回頭看”整改情況的通報》提到瞭兩方面的拉票賄選問題:一是積極配合中央紀委對王珉、蘇宏章、王陽嚴重違紀問題進行立案調查;二是認真做好換屆工作。

  遼寧省一位退休官員說,並不是所有的人都想走賄選這條路,但是全省政治生態被污染,民主選舉氛圍被破壞後,很多人隻有靠近惡勢力才能生存。“隻有嚴肅查處這些惡勢力,才能解決賄選的深層次原因。”

  中央黨校教授蔡霞曾經撰文指出,拉票賄選現象不是孤立存在的,而是現行幹部制度、權力機制弊端和缺陷的一個折射。要真正杜絕拉票現象,需要整體考慮幹部制度和權力機制的改革創新,引導發展黨內的正當競爭,樹立黨內的健康風氣。★

  (應采訪對象要求,文中“楊小平”系化名)

Tags:
印刷,
印刷公司,
Event Management,
SEO,
香港醫生資料網,
香港媽媽網,
seo,
seo,
whatsapp marketing,
SEO,
SEO,
web design,
網頁設計,
SEO,
SEO,
SEO,
SEO,
Whatsapp Marketing,
TVC,
Wechat Marketing,
Wechat Promotion,
web design,
網頁設計,
whatsapp marketing,
wechat marketing,
seo,
e marketing
網頁設計提供seo, web design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Event Management, SEO, web design, 網頁設計, Wechat Marketing, wechat marketing, 香港醫生資料網, 香港媽媽網, seo, Annual Dinner, 網上電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