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傢美將中國南海維權視為挑戰其海洋霸權

專傢:美將中國南海維權視為挑戰其海洋霸權

專傢:美將中國南海維權視為挑戰其海洋霸權

www.pakhopprint163.com

  [環球時報記者 趙覺珵]去年10月,當菲律賓新總統杜特爾特帶著“溫暖的兄弟情義”訪華時,外界用“破冰”“轉折點”來形容因南海問題而惡化的中菲關系。接下來,中菲關系重回正軌,南海問題隨之降溫。這帶來瞭地區局勢的緩和,也讓菲新領導人得以專註國內經濟發展和打擊販毒。這樣的局面能否保持下去?如何從根本上避開引發南海爭端的刺激點?《環球時報》記者日前赴海南參加博鰲亞洲論壇期間,就這些問題對南海研究院院長吳士存進行瞭專訪。

  三件大事影響南海局勢

  環球時報:南海問題目前有所降溫,您認為主要原因是什麼?

  吳士存:當前南海形勢和去年比確實降溫瞭。去年所謂的南海仲裁案裁決出爐後,我們在堅持“不接受、不參與、不承認”的一貫立場的同時,采取一系列政治、外交、法理應對措施,中國和東盟其他聲索國的關系,尤其中菲關系開始轉圜,南海問題隨之出現降溫勢頭。當然還有一個重要原因是美國從去年下半年開始關註國內大選,對南海問題的關註和介入度下降。新總統上臺後,是否繼續奧巴馬時期的“亞太再平衡”戰略,以及他的對華政策,還不太明朗,其南海政策也在形成當中。另一方面我們的島礁建設暫告一段落。諸多因素使得南海呈現出階段性的短暫平靜。

  但必須看到,南海問題還在那裡,它並沒有解決。南海問題的核心是南沙部分島礁的領土爭議和海域劃界的爭議,此外還有地緣政治因素導致的域外國傢介入。其涉及爭議島礁數量之多、爭議海域面積之廣,以及牽涉的國傢之眾,在世界上是絕無僅有的。

  環球時報:未來影響南海局勢的主要因素有哪些?

  吳士存:目前,三對關系影響著南海局勢的發展。第一對是中美關系,中美在南海的博弈實質是地緣政治利益和海權及未來亞太秩序主導權之爭。美國表面看在南海關切的是“航行自由”等利益,但因為美國看到中國海上力量的迅速發展,中國在南海的維權作為在它看來挑戰瞭它的海洋霸權地位,所以要利用南海問題牽制中國,通過炒作南海問題制造安全議題有助於美國加強在這一地區的軍力部署,符合美國的戰略需求。

  第二對是中國—東盟關系。東盟關切南海的和平與穩定,避免因南海問題在中美之間選邊站,推動規則和機制建設防止南海發生危機和沖突。目前東盟的這些關切還沒有從根本上得到解決。

  第三對是中國和其他聲索國,如越南、菲律賓、馬來西亞、文萊等國的關系,涉及領土爭議和海洋劃界主張的分歧。

  所以,未來南海問題還可能階段性升溫,我們萬萬不可掉以輕心。什麼時候升溫或再起波瀾很難預測,但有幾件事情會成為南海問題再次升溫的催化劑。

  第一個是美國的“航行自由行動”宣示,這點美國還會在南海繼續推行。一旦美國軍艦或軍機再次進入西沙、南沙,中國肯定會有相應的反制措施,我們必須要跟蹤、識別判斷。一旦這種情況發生,南海問題自然會再度升溫。

  第二個是中國在南沙的島礁建設,美國是盯著的。美國非常在意中國島礁建設之後要做什麼。我們早就向國際社會承諾,島礁建設相關的設施主要是民用設施。美國人不關心這些,他關心軍事設施,而且認為中國肯定要建設軍事設施,尤其是進攻性武器裝備。一旦美國認為我們部署帶有進攻性(即便是自衛性的)的軍事設施,它也會大肆炒作,引起國際社會關註,從而向中國施加壓力。

  第三個就是“南海行為準則”磋商。我們承諾和東盟在今年年中制定出南海行為準則的框架文本,現在國際社會對此高度關註,這個框架文本能否讓東盟各方、國際社會感到滿意,“行為準則”磋商能否在信任措施、危機管控機制建立上取得突破,還有待觀察。我擔心因國際社會的期望值過高,我們拿出來的文本達不到它們的期望,到時國際社會會把這個責任推給中方。我想,美國、日本甚至個別東盟國傢肯定會就此問題進行炒作。

  以上這三件事情,今年會推動南海問題時起時落。

  “杜特爾特隻要在位,中菲關系不會發生大的反復”

  環球時報:您怎麼評價當下的中菲關系?您怎麼看兩國關系的前景?

  吳士存:從去年7月到現在,中菲關系的改善和發展非常快,超出人們預期。去年10月,菲律賓總統杜特爾特來訪,最近汪洋副總理剛剛回訪,5月份杜特爾特還要來參加“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其他領域的合作,比如雙邊合作海上聯合執法的委員會機制已經建立起來,在菲律賓開瞭第一次會議。

  這些在過去是難以想象的,此前中菲在南海問題上的分歧實在太大。而現在,中菲不僅建立瞭聯合執法機制,南海問題爭端雙邊協商機制很快也要建立起來,將來還要在爭議地區甚至非爭議地區探討聯合開發或共同開發。所以,南海問題的降溫和穩定與中菲關系的迅速轉圜、迅速改善有很大關系。

  在中菲關系上,我們對杜特爾特總統本人寄予很大期望。因為杜特爾特一直把改善對華關系作為外交政策的優先方向。對杜特爾特而言,改善民生、發展經濟是他的首要任務,南海問題他無論花多大精力問題都還在那裡。

  所以我們也希望中菲關系能夠繼續平穩發展,能夠在兩國間建立一個雙邊南海爭議的解決機制,也給其他國傢提供一個示范。

  我預計杜特爾特隻要在位,中菲關系不會發生大的反復。尤其是我們和菲律賓及東盟其他國傢的經貿合作與經援項目相繼落地後,中菲關系會持續改善。

  環球時報:您對美國現政府的南海政策有什麼預期?

  吳士存:美國此前是否有清晰的南海政策?美國一直聲稱自己的南海政策就是在南海領土爭議上“不選邊站”或“保持中立”。其實自美國宣佈實施“亞太再平衡”戰略以來,美國的南海政策就一直處於不斷調整和演變過程中。從“中立”到“有限介入”,再到“積極介入”或“選邊站”。

  我認為和奧巴馬時代比,新總統肯定不再繼續推行所謂的“亞太再平衡”戰略,但美國在亞太地區有它的利益,地緣政治利益、經濟利益和盟友夥伴利益。基於雙邊同盟基礎,維護在該地區的領導權,這點不會變,美國利用我周邊海洋爭端來牽制中國發展也不會變。

  美國在南海問題上有三點關切。一是所謂“航行自由”。二是海洋爭端必須基於國際法和國際規則來解決。三是要保持美國在這一地區軍事力量上的絕對優勢。隻要這三點不受到挑戰,那麼其南海政策就不會有大的顛覆。

  將來一旦中國在南沙島礁的設施部署到位,南海戰略平衡可能會發生對中國更有利的變化,這可能會引起美國加速在南海周邊軍事力量的部署,對此我們也要心中有數。

  “海上絲綢之路”項目落地,南海問題將慢慢淡化

  環球時報:“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將給解決南海問題帶來什麼?

  吳士存:從目前推進的速度和路徑來看,陸上絲綢之路有六大經濟走廊支持,很多項目都落地瞭,而南海則是兩條海上絲綢之路的必經之地。因為南海問題的存在,困擾瞭周邊國傢,也影響瞭有關周邊國傢與中國戰略互信的提升,所以推進海上絲綢之路建設的難度要相對大一些。

  海上絲綢之路推進的突破口可以放在推動南海沿岸國合作機制上,以此把南海沿岸國的精力集中在搞經濟合作、互聯互通以及其他的海上合作上。因為南海爭議短時間內解決不瞭,吵來吵去問題還是在那裡。那麼就要集中精力搞海上合作,這樣最終提升互信,彼此通過經濟合作獲益,最終為南海問題創造一個友好、寬松、和諧的氣氛。

  “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如何在南海周邊國傢落地是一篇重要的文章,一旦一個個絲路項目落地,大傢都能從中受益,南海問題就會慢慢淡化。中菲關系改善就是很好的例證,對中越、中馬關系都會有啟示和借鑒意義,最終使得各國接受現狀,增強互信,建立起海上危機管控機制,相互照顧彼此利益,從而維護整個南海地區的長治久安。

Tags:
印刷,
印刷公司,
Event Management,
SEO,
香港醫生資料網,
香港媽媽網,
seo,
seo,
whatsapp marketing,
SEO,
SEO,
web design,
網頁設計,
SEO,
SEO,
SEO,
SEO,
Whatsapp Marketing,
TVC,
Wechat Marketing,
Wechat Promotion,
web design,
網頁設計,
whatsapp marketing,
wechat marketing,
seo,
e marketing
網頁設計提供seo, web design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Event Management, SEO, web design, 網頁設計, Wechat Marketing, wechat marketing, 香港醫生資料網, 香港媽媽網, seo, Annual Dinner, 網上電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