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天堂向你求婚

我在天堂向你求婚

我在天堂向你求婚

www.hkpcc.hk

1943年的冬天真是寒冷,對正在斯大林格勒城下作戰的德軍來說,更是苦不堪言。

  士兵米涅剛一動,腰部被炮彈炸傷的傷口劇烈地疼痛起來。幫幫我吧,我要回國,我要去見米麗亞。米涅向正忙著撤退的連長求救。連長輕蔑地看他一眼,冷冷地走瞭。

  米涅躺在雪地上,絕望和希望一同飛向那片陰霾的天空,隻有米麗亞美麗的容顏在他眼前閃動。

  他和米麗亞同是柏林大學的學生。他深深地暗戀著米麗亞,可是米麗亞衷情於另一位帥哥德克。

  然而,現在這一切有何意義呢?

  一陣槍響,撲通一聲,一個人倒在身邊。米涅仔細一看,原來是德克。他的胳膊斷瞭,流瞭很多血。德克也看到身邊的米涅,他蒼白的臉上現出一絲苦笑:夥計,這下咱們誰也走不瞭瞭。

  米涅看著德克的樣子,心裡一陣緊縮:不能讓德克死,米麗亞不能沒有他。想到這,他忙對德克說:你的包紮帶呢?我給你包紮。你還可以走路,一定要回到德國,回到米麗亞的身邊。

  德克失望地搖搖頭,說:早就給班長包紮用瞭,算瞭吧,讓我和你一起到天堂。米涅摸瞭摸腰上的包紮帶,一狠心解瞭下來。頓時,他的傷口露出來,血如泉湧。德克大吃一驚,上前按住。你瘋瞭,你這樣很快就會死的。

  米涅淡然一笑:我不是在幫你,我是在幫米麗亞,因為她愛的是你,你能回到她的身邊,就是她最大的幸福。他邊說邊移到德克身旁,包紮起來。費瞭好一陣工夫,總算包紮好瞭。米涅又把幹糧分一大半遞給德克:你快走吧,蘇軍快來瞭。德克接過幹糧袋,滿含熱淚地看瞭一眼米涅,轉身向北撤去。

  看著德克漸漸消失的身影,米涅掏出鋼筆,找到一張還沒燒盡的文件紙,在背面寫起來。

  親愛的米麗亞:

  我不知道該說什麼,因為死亡隨時都會向我走來。可是如果我現在不說,到瞭天堂,我更沒機會對你說。現在,我的生命即將走到盡頭,最想見到的就是你。可是,我不可能再看到你那美麗的眼睛和金黃色的頭發,不能聽你優美的吟詩和動人的歌唱。我後悔為什麼不向你表白,即使遭到你的拒絕,我也無悔。

  戰爭太殘酷,泯滅瞭人性,斷送瞭多少年輕人的幸福。我再也不相信希特勒的鬼話,我最想要的就是你的愛情。我不想死,真的不想死。我曾經想過打完仗一定向你求婚,可是等不到這一天瞭。

  俄國人出現瞭,正向我這個方向走來,皮靴的聲音我都能聽得見。此時此刻,我悔恨沒有把生命交給你,而是交給可惡的戰爭。我不知道你會不會想念我,也許你不會想念我的。可是我確實無時無刻不在想念著你。想像你會和一個什麼樣的人結婚,怎樣度過你美好的青春。隻要你過得好,我到瞭天堂也會開心的。

  一切的一切都沒有瞭,他們已經看到我。上帝呀,能再給你5分鐘嗎?讓我把心裡話向我的愛人說完吧。讓我安心地到天堂吧。到瞭天堂,我會等著你的,無論等多少年,我都會等的。一直等到你去的時候,我再向你求婚。

  來不及再說瞭,我已經看到黑乎乎的槍口正在瞄準我。永別瞭,我會永遠愛你的。

  永遠愛你的米涅

  一個蘇聯紅軍戰士發現米涅,他對班長說:看,一個德國鬼子,我打死他。說著,抬手對準米涅就是一槍。米涅回頭看瞭看,手臂把信舉得高高的,身體突然倒下。

  戰士上前把米涅手裡的信取下,交給班長。班長看瞭一遍,很感動地對戰士們說:這確實是一份很重要的文件,你去交到司令部。

  很快,這封信轉遞到朱可夫元帥手上,朱可夫元帥看完後,動情地對隨從說:戰爭毀掉多少俄國人和德國人的生命,毀掉多少年輕人的幸福,我們應該永遠記住戰爭帶來的教訓。說罷,他命令道:把它包好,交到檔案局。

  1993年,蘇聯解體,這個檔案得以解密。米麗亞看到這封信時,已經七十多歲,蒼老的她猶如一隻傷心的天鵝,一直默默地流著淚。我真的不知道米涅是這樣地愛著我。如果我知道的話,即使他死瞭,我也會嫁給他的。米麗亞泣不成聲。

  在場的人都默然。這一片沉默中,大傢仿佛還看得到那隻把信舉得高高的手。

Tags:心理輔導,心理治療,心理醫生,焦慮,心理,輔導,臨床心理服務,婚姻輔導,情緒問題,輔導服務,香港心理輔導中心,SEO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Event Management, SEO, web design, 網頁設計, Wechat Marketing, wechat marketing, 香港醫生資料網, 香港媽媽網, seo, Annual Dinner, 網上電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