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記者謊稱能曝光訴求詐騙訪民錢財圖上訪假記者詐騙

假記者謊稱能曝光訴求詐騙訪民錢財(圖)|上訪|假記者|詐騙

假記者謊稱能曝光訴求詐騙訪民錢財(圖)|上訪|假記者|詐騙

www.englishelc.hk

8月9日,北京南站附近,袁堂彩展示買來的“記者名片”以及花錢得到的“新聞稿”和收據。新京報記者 王嘉寧 攝

  ■ 核心提示

  7月5日,國傢互聯網信息辦公室公佈瞭被關閉的107傢假冒新聞機構和從事非法活動的網站,指出其中多由個人主辦冒充新聞機構或維權網站,進行詐騙、敲詐勒索等違法活動。一些非法網還打著“投訴”、“監督”、“維權”等旗號敲詐勒索。

  近日,有訪民反映,國傢信訪局來訪接待室附近,有人自稱《商務時報》記者,以“曝光真相”為由,向訪民收取數千元的“法律服務費”。

  新京報記者調查發現,這些自稱記者的人並無記者證,他們所負責的版面,也是從《商務時報》承包而來。

  根據《報紙出版管理規定》,報紙版面不得出賣、出租、轉讓,也不得在報紙上刊登任何形式的有償新聞,報紙出版單位及其工作人員不得利用新聞報道牟取不正當利益,不得索取、接受采訪報道對象及其利害關系人的財物或者其他利益。

  自去年11月開始,60歲的袁堂彩為瞭兒子的傷情鑒定結果,數次從山東臨沂到北京上訪。跟很多訪民一樣,她也把落腳點選在北京南站附近:這裡離國傢信訪局來訪接待室不足1公裡。

  沒等來的報紙“曝光”

  上訪結果,讓她覺得“翻案”希望不大。但隨後信訪辦附近有人賣5塊錢一張的名片,讓她覺得有瞭希望。

  賣名片的人告訴她,名片上的人是報社法制新聞部主任,可以為她維權,“新聞曝光”內幕真相。

  在約500米外西革新裡112號院5號樓310室,袁堂彩見到瞭負責人“楊主任”。對方聲稱可“新聞曝光”,跟當地政府發函、協調、溝通,來解決袁的事情。

  袁堂彩覺得遇到瞭“貴人”,但1萬元的“發稿錢”,難住瞭她。時隔半年,再次進京的袁堂彩,徑直來這個辦公室求“貴人”。

  接待她的,換成瞭新上任的張主任,名叫張德坤。這次,張德坤答應袁堂彩隻交5000塊錢就辦“新聞曝光”業務。

  6月18日,袁找到張德坤,要對方拿出刊發自己訴求的報紙。隨後,題為《三個醫學鑒定造成的“輕微傷” 少年學子輟學無人問津》網帖打印件被遞到她面前。工作人員說“我們把你兒子的事發在瞭9個網站上。”

  “不是說好發報紙上嗎?”袁覺得網帖沒報紙刊發影響大,還要求對方再給省政府發函,“發函讓我再交3000。”

  其實,袁花5000塊錢換來的隻是任何人都可隨便發佈的網帖。在“主任”名片上“新聞與廉政監督網”中,也找不到關於她的內容。

  袁不知道,就在今年5月9日,國傢互聯網信息辦部署瞭打擊非法網站,目標正是冒充新聞機構進行欺詐勒索、詐騙的網站,截至7月5日,已關閉瞭107傢非法網站。就在8月7日,記者向國信辦對“新聞與廉政監督網”舉報時,對方工作人員稱“打擊的就是這樣的網站,將根據證據查處。”

  報紙中的“法制專刊”

  8月2日下午,同樣的地點,一男子對路過的行人散發著類似的名片。

  與袁堂彩5塊錢的價格不同,這時的價格是“1塊錢一張名片和一份報紙。”名片正面上方兩欄印著“中國數字電視《關註三農》欄目”和“新聞與廉政監督網”,下方是“法制新聞部主任張德坤”。

  報紙,是一份7月2日的《商務時報》。其中夾有一份四個版的“法制周刊”,內容都為全國各地上訪戶征地、拆遷等內容。

  “你們排隊有什麼用?你問問其他人,上訪能起作用嗎?我們是《商務時報》的記者,要找我們曝光才有用。”男子對每一個圍上來的訪民說。

  一有訪民咨詢,他就問“你有什麼冤情?”但沒等說完,他就肯定這官司能贏。“走,你跟我去找我們張主任商量反映下,看怎麼解決。”

  新京報記者就是這樣跟著他到瞭西革新裡112號院5號樓310室。這就是袁堂彩來過三次的地方。

  辦公室墻壁上,掛著各種感謝錦旗,桌上擺著一摞《商務時報》。辦公桌後的張德坤,聽完記者的遭遇,也說這官司能贏。張德坤稱,新聞監督曝光可以給地方政府施加壓力,有利於個人問題的解決。“我們通過新聞曝光,給當地省政府發函、溝通、協調,但這不是免費的,要交錢,要5000塊。”

  眼見對方有些猶豫,發名片的男子指著桌上的《商務時報》說,“你放心,我們是正規報社,這裡是臨時辦公地點,我們報社在西站,不信你去打聽。”

  花錢承包來的版面

  據國傢新聞出版廣電總局網站查詢,《商務時報》為內蒙古新華報業中心主管,由該中心和北方瓜類蔬菜研究所聯合主辦,地址位於烏蘭浩特市。

  但內蒙古媒體記者稱,早前該報因記者證管理問題被勒令停刊。張德坤也承認“有這回事”。復刊後,該報社總部移至北京,該報內部人員稱,在石傢莊、太原、杭州等地設有分支機構。張德坤他們所稱的北京西站馬連道世紀茶貿中心的《商務時報》,正是該報在北京的分支機構之一。

  《商務時報》總部辦公地點,位於東城區金泰商之苑大廈。

  該報總編室主任王好鳳稱,張德坤所稱的“商務時報”,隻是《商務時報》的周二版,屬於版面承包,負責人叫楊娉,而總部主辦的則是周六版。

  王好鳳證實,《商務時報》的官方網站隻有一個在總部運行,像張德坤名片上所印的“新聞與廉政監督網”,都屬於個人自行創辦。

  “版面承包一般是八個版面,業務多瞭你可以自己加,總共一年20萬。”王好鳳說,承包版面後,自組團隊,自負盈虧。至於發硬廣告、軟文還是新聞,自己規劃考慮,總部除瞭培訓新團隊員工編輯版面等業務外,還可以辦理報社工作證。“記者證自從去年開始不太好辦,你們可以自己做個,套個像的外皮。”

  在國傢新聞出版廣電總局官網上,根本查不到張德坤等人的記者證信息。

  根據《報紙出版管理規定》第三十七條規定:報紙出版單位不得出賣、出租、轉讓本單位名稱及所出版報紙的刊號、名稱、版面,不得轉借、轉讓、出租和出賣《報紙出版許可證》。

  王好鳳說,目前隻有周六版是報社本身主辦的,除瞭楊娉承包的周二版以外,現在還有周五的版面可以對外承包。

  簽瞭字的服務協議

  袁堂彩心疼那5000元錢,她打算要回來。8月8日下午,袁堂彩再次來到西革新裡。

  “我們寫的那個確實不是新聞稿,是一種特殊的稿件,是發給當地黨委、紀委、政府看看的。”張德坤說,他還就袁堂彩的事情,向臨沂市委發過郵件。

  “你們說是媒體,那稿子發在哪個媒體上瞭?”

  “你說我們是騙子,你有證據嗎?”

  雙方陷入僵局,接著報警,東城分局永外派出所民警趕到後,張德坤拿出瞭一份袁簽字的協議。這份共有三頁的協議顯示:第一頁是《委托代寫新聞稿件協議書》,第二頁是《法律服務協議書》,第三頁是《法律服務談話實錄》。

  民警稱,雙方有協議,隻能雙方協商解決或訴諸法院。民警說,以前也接過同樣的報警,“不過是另外一傢,因有協議同樣管不瞭。”

  民警走後,張稱已到下班時間,“明天上午再說。”

  對此,律師遲夙生稱,這屬於典型的詐騙,“我接觸過很多這樣的事例,冒充北京的記者,最容易讓地方政府和老百姓相信,進行詐騙活動。”

  8月9日,袁再次找張德坤,依然無功而返。離開時,在門口碰到瞭來自河南漯河的上訪者林大月。同樣,林也是看到名片後來“尋求幫助”的。

  本版采寫/新京報記者 王萬春

(原標題:“記者”向訪民收錢“曝光”訴求)

(編輯:SN056)

Tags:
補習社,
英文補習 ,
補習英文,
中文補習 ,
補習中文,
英文課程,
暑期課程,
補習數學,
數學補習 ,
whatsapp marketing,
wechat marketing,
seo,
e marketing,
SEO,
SEO,
web design,
網頁設計,
SEO,
SEO,
SEO,
SEO,
Whatsapp Marketing,
TVC,
Wechat Marketing,
Wechat Promotion,
web design,
網頁設計,
whatsapp marketing,
wechat marketing,
seo,
e marketing,

網頁設計提供seo, e marketing, web design by zoapcon.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Event Management, SEO, web design, 網頁設計, Wechat Marketing, wechat marketing, 香港醫生資料網, 香港媽媽網, seo, Annual Dinner, 網上電台